第31章 魔鬼-《摆烂后,杀我七次的病娇非我不娶》

    第31章魔鬼

    鸨母见钱眼开。

    一百两,在这么个小城中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几乎收了钱的瞬间,她就急切地将姑娘推入黎鲤怀中,“月棠,跟了公子可得听他的话,莫要像今日这般任性才是啊。”

    一边说一边将卖身契递给黎鲤。

    黎鲤下意识地搂紧姑娘的腰避免她摔倒,而原本泫然欲泣的月棠此刻竟耳尖绯红。

    少年轻笑着,安抚似地拍了拍姑娘的肩,“我自然不会让她受罪,你操什么心。”

    鸨母连忙称是,而黎鲤达成了目的自然也不打算久留,直接拥着月棠离开了玉春楼。

    另一方。

    从玉春楼离去的少年却并未回客栈,他戴着空白脸谱,唯一露出的下半张脸此刻一如既往地流露笑意。

    沈羲玉慢悠悠地走着,跟随指尖蛊虫的指引,一步一步拐入小巷,来到一家隐秘的房屋前。

    他伸出手,骨节敲击门面发出响声。

    伴随一阵不耐烦地嘟囔,“谁啊!大晚上的敲什么门!”

    房门被打开。

    而站在少年面前的,正是此前在客栈被他吓晕,在衙门递上状纸状告他杀人十数的男人。

    瞧见少年的那一瞬间,他怔了一瞬,还未意识到是沈羲玉找他寻仇,蹙着眉头问了一句,“戴着个面具,你找谁啊?”

    少年歪了歪头,嗓音很轻,“我找你呀。”

    熟悉的声音映入男人耳中,几乎沈羲玉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他脸色骤变,满脸惊慌失措,按着门的手忽然用力,企图将门关上!

    然而此时已晚,不过旋即,少年便轻笑着抚上他的手,巧劲一扯,便将此人拉出门外。

    伴随着一声咔嚓脆响,男人的惨叫响彻此地,“——啊!!”

    少年单手制住他的肩膀,牵起唇畔询问,“说罢,是谁让你写这么一张状纸。”

    男人疼得牙冠咯吱作响,面上神情扭曲畏惧,他被沈羲玉擒住,轻而易举摆脱不得,意识到这一点,他心中的恐惧越发深重。

    “郎君,我不知晓啊,我当真不知晓啊!”他求饶着,浑身还因为疼痛而抽搐。

    沈羲玉却不信,修长指节一转,捏住男人肩膀的手又一用力,竟是将他的胳膊也卸了。

    “啊!!!”

    又一声饱含痛苦的惨叫,男人顿时白了脸,面色扭曲。

    求饶的话一句接一句,“我不知晓啊,我当真不知晓啊,郎君。你饶了我罢,求求你饶了我罢!”

    沈羲玉弯唇看他,面具遮住了他的神情,可他带着笑意的唇角同画有京剧脸谱的图纹相呼应,竟有几分难掩的诡异。

    少年轻言细语,“不知晓没关系,那便将这下巴也卸了,索性说不出话,也没甚么用,再将这手骨,腿骨都一一卸去。”

    “你说可好?”

    男人的脸顿时惨白,他的眼里倒映出少年歪着头轻笑着问他的模样,看起来极为纯良,可他却只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满腔悔意!

    他不该为了那百两银子递上状纸,他招惹的,分明是个魔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