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被人下毒?-《清穿之四爷娇宠福晋后多子多福》

    第27章被人下毒?

    栀蓝瞬间僵住了,恨不得直接冲着四阿哥唱:听我说谢谢你……

    “不高兴?”

    “怎么会呢!”栀蓝迅速变脸:“所以绿柳到底是谁的眼线?”

    四阿哥面无表情地扫了眼栀蓝:“时候不早了,该歇着了。”

    竟然故意卖关子……栀蓝心里有气,但是却也不能发,隐忍下去之后,笑了笑,抬手开始给四阿哥宽衣。

    然而谁能想到自己都这么“豁出去”了,四阿哥竟然还拿乔!

    看着被四阿哥紧紧抓着的手,栀蓝娇笑嫣然:“爷?怎么了?不是说要歇着了吗?”

    “那杯酒如果没有被打翻的话,谁先喝到。”

    癔症了一下栀蓝明白过来四阿哥是什么意思之后,栀蓝脑子飞速旋转:“如果没有被拦下来的话,就是太子妃先喝到。”

    “八弟他们设宴,二嫂在他们府里出事儿,八弟难逃其就,但是八弟和八弟妹不至于笨到这种地步。”

    栀蓝也这么想,但是想想之前四阿哥的态度,她十分疑惑。

    “之前爷您不是这么说的啊,您说既然是八阿哥府里出的事儿,就是他们府的问题啊。”

    “那个时候你知道绿柳是眼线吗?”

    栀蓝摇头,想听四阿哥继续往下说的时候,但是对方却不说了,站起来往里里屋走了。

    说话说一半,真是让人百爪挠心的。

    栀蓝不得不继续拍马屁:“爷,妾身愚钝,你倒是和妾身说清楚啊。”

    四阿哥坐在塌前,一眼不眨地看向栀蓝:“你说爷不该瞒着你,爷刚才该说的全都和你说了,剩下就是该你悟了。”

    呵呵,就是悟不出来才违心的冲着你拍马屁的不是吗?

    栀蓝堆笑,刚要开口,四阿哥就语气凉薄道:“太假了,收起来吧,你曾经在额娘宫里住过,虽然发自内心的笑是对二哥,但是不陌生。”

    笑意不敢不收起来,但是脸却也比刚才更僵了,如果不是在古代,栀蓝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打了肉毒杆菌。

    “既然是爷的福晋,妾身自然是以爷为天的。”栀蓝语气苍白地解释。

    四阿哥挑眉:“二哥呢?”

    “太子就是别人用来恶心爷和妾身的浓鼻涕恶心至极。”

    明显四阿哥放松了下来了,栀蓝松口气,与其说用帕子才擦拭冷汗,不如说是借着帕子的掩饰小心翼翼在观察四阿哥。

    不看还好,谁知道他竟然张开了双臂,一眼不眨地在看自己。

    栀蓝窘迫死了,虽然内心尴尬死了,但还是硬着头皮问:“爷,您是……”

    “不是说要歇着了吗?给爷宽衣啊,怎么半途而废。”

    真是……现在手边要是有针线的话,栀蓝恨不得直接缝上他的嘴,虽然泌尿科,但是好歹也是外科,职业手艺还是有的。

    只是奈何没她发挥的地方。

    翌日,栀蓝扶着酸到一动恨不得就断了的腰,要不是怕四阿哥把自己当成妖怪给架火上少了,一定要从专业的角度和他科普一下,老黄牛也不能天天这么耕地。

    一边瞎胡想一边看着绿柳和黄莺在忙活。

    昨儿个夜里,四阿哥话说了一半让栀蓝自己悟,虽然她自己反射弧长,但是还是参悟出了点东西,兴奋之下在四阿哥奋力耕地的时候打断了他……后面经历的一切足够栀蓝记忆深刻了。

    拍了拍有点发烫的脸颊。

    栀蓝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话,然后去睡回笼觉了。

    迷迷糊糊之际,栀蓝被叫醒:“福晋,绿柳好像中毒了。”

    缓缓坐起来,栀蓝问:“怎么回事儿?”

    “方才福晋您歇着了,奴婢和绿柳才开始用膳,吃着吃着她脖子好像被人掐住了一样,就倒地了,现在还是马上一副要憋死了的样子……”

    栀蓝挑眉,下床:“去看看。”

    这个时候栀蓝也顾不上刚睡醒仪态是否得当,快步去看绿柳。

    栀蓝进门就看到绿柳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样子,她脚步威顿的功夫,绿柳跌跌撞撞地从床上下来,匍匐着爬到栀蓝面前,紧紧抓着栀蓝的腿。

    “福晋……救……奴婢……”

    “你这是怎么了?”栀蓝问。

    “奴婢……被人……被人……下毒了……”

    “下毒了!”栀蓝佯装惊讶:“谁这么胆子,竟然敢对你这么做,你可是在我身边伺候的!”

    “福晋……解药……能救……救……奴婢……”

    “解药?我找谁去要?”

    “德妃娘娘……”

    栀蓝听到绿柳说出这几个字,她就知道自己参悟对了,她扫了眼黄莺搬过来的椅子,坐下来之后,栀蓝才慢条斯理再次开口:“你的意思是德妃娘娘给你下的毒?”

    绿柳疯狂点头。

    “德妃娘娘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做了什么让她一个生活在深宫的娘娘竟然对付你?说出去谁信?”

    “真的……奴婢说的全都是……真的……”说着绿柳又试图抱栀蓝的腿。

    栀蓝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但是却说话,目光清冷地看着绿柳。

    被人掐着脖子的感觉本身就糟糕,更不要说在绿柳看来这还是德妃娘娘卸磨杀驴的手段了,她是本着鱼死网破的。

    见栀蓝不说话,她再次艰难开口:“福晋……奴婢说的全是真的,弘晖阿哥没了之后太子妃来找您麻烦……就是德妃……那个粗使的丫鬟……有了身子……奴婢一直想法子……瞒着您的……

    再有那个小厮没净身也是德妃娘娘故意的……

    所以她就借着太子妃不喜欢你这事儿,让太子妃对付您……

    德妃娘娘一直想着让您死……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因为太子……但是……但……奴婢觉着不是……”

    当初自己刚穿越来的时候那个粗使丫鬟已经难产死了,小厮早就被四阿哥带走了,现在做不了妖了。

    栀蓝想要知道的是:“那天八爷府里的事儿怎么回事儿?”

    “福晋,救奴婢……”

    “和我谈条件?”

    “不是,奴婢……”

    “那就把你知道的全都说了,还有你也不要试图糊弄我,德妃娘娘就算是觉得你知道的太多了,想要弄死你,她也不会亲自动手,肯定有人帮她,你既然能被她这么精准下毒,说明府里应该还有她的人……”

    栀蓝停顿了一下之后再次缓缓开口:“或者她的人就在我这院子,到底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