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这俩狼撇家舍业的也挺不容易啊-《穿越荒年揣空间,捡吃捡喝捡夫君》

    第21章这俩狼撇家舍业的也挺不容易啊

    看啥?

    一瞅。

    嚯,惊呆了。

    俩狼竟然竟然跪下了。

    岑老太揉揉眼珠子:“我没看错吧?跪下了?为啥?”

    岑阿润咋呼的一拍手:“奶,指定是腿瘸了。”

    “那不如趁狼之危给……”岑老三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要。”祈泽尧阻拦,正经道:“我认得它们。”

    “你认得?”岑家人齐刷刷瞅他。

    “恩,小时奶娘带我在此处生活,曾救过两匹狼,就是它们,它们闻出我的气味特来报恩。”祈泽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岑阿宝的脑子活泛,跟个小捧场王似的:“啊啊,我知道了,就跟话本子里演的似的,穷书生搁山林里遇到了受伤的狐狸给救了,狐狸为了报恩就以那个啥许那个啥了。”

    祈泽尧听的耳朵尖红红,点头。

    “真邪乎啊。”岑老太听的一愣一愣的,拘谨的搓搓手:“小尧,咱也不用它们报恩,你让它们起开呗。”

    这回轮到祈泽尧急了:“要的,要报的。”

    一刻钟后。

    祈家人瞅着两个狼车面面相觑。

    是的。

    狼车。

    用好几股藤蔓硬缠成的缰绳跟套骡子似的套在了狼的身上。

    嚯,分配的还挺均匀,一匹狼一辆车。

    赶着狼车的岑老太腿脚直打哆嗦:“乖,乖孙啊,活了大半辈子头一遭啊,奶能不能被狼吃了?”

    岑阿宝仔细的想了下:“奶,你别哈唬它们,别噷的它们,它们想啥时候歇着就啥时候歇着就成。”

    岑老太:……

    这是驾了俩祖宗。

    话这么说着,却默默的收起了小皮鞭。

    岑家人一路上颤颤巍巍的。

    可走着走着乐了。

    岑老三用胳臂桶咕桶咕岑老大:“还别说,有狼开道是牛,这远了近了的兽啊都不敢往咱板子车跟前凑和。”

    “还有还有,这路走的顺畅啊,都不带迷路的。”

    岑老大一撇嘴:“你以为呢,这儿是人家家,闭着眼都知道哪儿是哪儿。”

    岑老三挺感慨的:“细琢磨,这俩狼也挺好哈,为了报恩舍家撇业的。”

    被遮挡的日头逐渐扩散出光。

    “出来了出来了。”

    出了万宝林便是一条沟沟壑壑的野路,两边是大大小小的山,远处有几个水泡子,仔细瞅还有几波稀稀拉拉分散开的人群呢,面黄肌瘦的,捂着肚子一走一喘的,吃干粮噎住的,甭寻思,一看这德行他们也是逃荒的。

    岑家人是新上来的,岑老大推的板子车先出来的,黄泥罐子不可能封的那么严,有鼻子尖的一下子闻出来有肉味了。

    那眼珠子瞪的跟铜铃似的,满眼睛写着俩字:想抢。

    这明晃晃的眼神,岑家人要是再看不出来纯属瞎。

    岑老大默默的亮出了自己的大砍刀抗在肩上。

    试探的眼神瞬间收了回去,不敢琢磨了,那刀忒吓人,上头还有血呢。

    不过也有抱团的,胆大妄为的,十几个人叽叽咕咕的商量着。

    岑阿宝咬了咬手指,抱着誓要将厄苗苗压在摇篮里的想法从板子车上跳下来,几步就追上了岑老大:“爹,爹,你先等等,你别搁前头开路,你瞅瞅那几个长的不像好货的人看你好欺负。”

    “那让谁开路?”岑老大觉得整个岑家也就他长的不好欺负了。

    岑老太威风凛凛的架着狼车浩浩荡荡的来了,长满褶子的眼睛一个劲的往不怀好意的难民那边瞅,故意吼的贼大声:“都闪开闪开,给俺们家大狼二狼闪道。”

    岑阿宝噗呲乐了出来。

    恩那,走这一路奶和俩狼还走出感情来了,还给它俩起了俩名:大郎,二郎。

    这嗓门引的逃荒的人都往这边瞅,还寻思呢,这大郎二郎谁啊,哪个官老爷啊这么大的排面。

    不瞅不知道,一瞅吓一跳。

    狼,狼啊。

    这家人忒虎了。

    人家都赶驴车赶牛车,撑死也就赶个马车。

    这家人赶狼车。

    惹不起惹不起。

    岑阿宝见那帮暗搓搓想欺负她家人的难民们歇了心思,忐忑不安的小心脏放下了,对着小脏孩竖起根大拇手指头:“小脏孩,厉害。”

    祈泽尧被夸的耳尖红红,却不由得挺了挺胸膛:那是,我是最厉害的雄性。

    也走了将近十来公里,好不容易遇到个小河流,岑老太心疼的看着两匹狼:“停停,快让俺家大郎二郎喝口水歇歇。”

    他们停了下来,拿出晾的柿饼番薯干吃着,嚼着。

    岑老太翘脚搁板车上躺着。

    忽的,就听耳边扑腾一声:“岑大妹子啊,求求你,带着俺们一起走吧,不然,我们就被人欺负死了啊。”

    岑老太被吓的一哆嗦,她打挺瞅了瞅眼前这哭成李三娘的人。

    啊,记起来了。

    他们同村的老王婆子,家里俩儿子,俩儿媳,俩孙子,仨孙女。

    老王婆子人还成,搁大河村前对他家挺照顾的,时不时送点吃的啥的。

    “咋欺负了?你们被人抢吃的了?”岑老太问,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寻思一起走可以,但是不能分我家吃的。

    王老婆子咋不知道粮食的精贵,生怕岑老太怕的慌,连忙解释:“不不,是想抢来着,没抢成,我儿子跟他们豁出命去打了一仗,脑袋都打破了,我寻思这路忒远,我们单蹦走不行,迟早让人抢了,这不关键时刻瞅着大妹子一家子了,你们有狼,有刀的,他们不敢欺负……”

    “大妹子,我们不碰你们粮食,就求一起搭伴走。”

    岑阿宝抠着小脑门想了想,用气音对岑老太道:“奶,人多力量大,而且看着也能唬着人,你看那些逃荒的都成群结队的。”

    嗯,乖孙说的对。

    岑老太一拍大腿,应了:“成!”

    王婆子乐的咕一骨碌爬了起来:“儿啊,儿啊,快来,咱有伴了,有狼护着了。”

    岑老太寻话了,大郎儿郎是俺家的,是我的心头肉,少打它们主意。

    王家人听岑老大的安排在后头走着,王老婆子为了跟岑老太处好关系跟她坐一辆车,先是又稀罕又怕的瞅瞅俩狼,然后蹦出句让岑老太剜心窝子的话:“诶大妹子啊,我在柳家人里瞅着你二儿子了。”

    ?  ?嗨,不图你们财,不图你们貌,就图你们兜里俩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