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重要性-《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第35章重要性

    她们都这般开口恳求了,瞿扶澜再拒绝就显得不厚道,反正已经被看到了,多看一眼少看一眼没区别。

    就拿出盒子给她们看。

    当盒子一打开,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哇,好漂亮啊。”

    “海棠妹妹好福气!”

    两个丫头一人捧着一只耳环,说话都十分小心翼翼的,口中还忍不住啧啧称赞。

    海月默不作声在一旁看着,先前见自己得到比别人成色好的物件时的满心欢喜,如今都化成了烟灰,灰飞烟灭。

    想到自己先前想炫耀的心,此时都化作难堪屈辱。

    见别人都在赞都在笑,海月也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来,“确实是好东西,一看就是顶级贡品,据说每年进贡就那么一些,宫里娘娘们分的一些之外,也就只有一些立过功劳的贵族之家才能拥有了,咱们府里的小姐们都未曾带过,怕是世子只得了这两对,都给海棠了。”

    “而且这种耳坠最不挑衣服,不管什么穿着打扮都可以佩戴。”

    那两个丫鬟立刻又惊又叹起来。

    “海棠,世子对你也太好了吧!”

    “就是你真是太幸运了,能得世子这般厚待!”

    瞿扶澜心中却没有任何幸运感,先前在花好月圆那里时就觉得不妥了,如果不是她们检查之后说没有发错,她肯定以为别人分东西时给错了。

    她其实也不理解裴世子为什么要给她这样好的东西,明明如今老太太不需要吃药了,如今在老太太面前买好的是海月。

    为什么?

    她想不明白,也就只能用世子孝敬老太太这个理由来敷衍别人了。

    海月却不让她忽悠过去,“论起来,府中大夫可不止一次给老太太看病,也没见世子送他好东西呀。”

    其他两个丫鬟听她这样说都十分认同:“说得对呀,就拿海月姐姐你来说,如今您日日在老太太跟前尽心伺候,世子爷怎的不赏你这样的好东西?”

    海月语气十分酸涩,“想来我是没有这样的资格……”

    她真想不明白,世子爷为什么会这样区别对待,若说论功行赏,如今也是她功劳最大才对。

    结果她得到的那些东西跟海棠的比起来,当真是完全没法比。

    等桃红知道这个事情后,也十分为海月抱不平,但她可不笨去说世子的不是。

    “定然是海棠那个丫头在背后使了什么心计,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拿走。”

    海月也是这样想,说不准是海棠收买了给世子办事的人,在发东西的时候做了手脚。

    否则她实在想不通世子这样安排的原因。

    世子最是赏罚分明的人不是吗?

    这个理由虽然最容易让人信服,但海月心中也知道不可能。

    世子身边的人都训练有素,哪里那么容易被收买?何况世子这才回来没多久,就连老太太都没能在世子身边安插人手的,一个丫鬟又哪里有这种本事?

    既然不是这个原因,那是因为什么?

    海月执着于问题答案,快疯了。

    桃红却想到另一个可能,“会不会是世子看上了她?”

    海棠生得好看,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世子如果看上也不奇怪。

    如果是这样就十分解释得通了。

    海月却果断否决了,“不可能,世子不会喜欢这样徒有外表的肤浅之人。”

    嘴上否认,其实她心中也隐隐不安着。

    不光海月这边不安,瞿扶澜这边也不见得多安心。

    裴世子举动她想不通。

    今天世子送她珍贵耳环的事情让同屋子的人瞧见了,要不了多久其他丫鬟也都能知道了。

    连海月都那般嫉妒眼红的模样,其他丫鬟会如何可想而知了。

    是她得罪了裴世子,裴世子想用这种捧杀方式惩罚她,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她好像没有哪里得罪裴世子,他要捧杀她做什么?

    当局者迷,海夏很快听说了这个事情,身为旁观者,关键还是害怕裴世子的旁观者,没有那层滤镜,她看问题就会客观许多。

    “做主子的送下人东西全凭心意,一时心血来潮想送这个好点的,送那个次点儿的都很正常,这种事情从前也不是没有过,其他人也太大惊小怪了。”

    瞿扶澜闻言心下松了一口气,“从前也发生过这种类似的情况吗?”

    海夏:“嗯……好像有,但我不记得了……嘿嘿,但我觉得应该是有的。”

    瞿扶澜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随即她不动声色的问了海夏一个问题,“那世子有没有送你什么东西?”

    她想到了先前她们背后议论裴世子,拿他去跟萧世子比较的事情。

    会不会当时裴世子没说什么,其实心中是不悦的,过后实施报复?

    思来想去也唯有这个可能了。

    如果裴世子要捧杀她,那她的“同谋”海夏也应该逃不掉。

    如果海夏情况跟她差不多,那基本上就是这个原因了。

    结果海夏直接道,“哪能啊,我一介三等丫鬟连老太太的跟前都去不了,裴世子再赏罚分明,断不会乱赏的。”

    瞿扶澜顿时就emo了。

    海夏依旧没心没肺的开口,“你也不用想太多,就权当是主子恩典咯。”

    至于有人说世子会喜欢海棠之类的话,她是不信的。

    倒不是觉得海棠配不上,海棠长得跟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似的,娇艳欲滴最是惹人怜爱的年纪,谁见了会不喜欢?

    唯世子例外罢。

    因为裴世子又不像三公子那样见着个漂亮丫鬟就眼睛发亮,也不像大公子那样看起来清心寡欲的,其实也需要通房丫鬟。

    裴世子是真的不近女色,这样的人又哪里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丫头?

    瞿扶澜这边还在计较裴世子目的。

    海月那边却已经有后招了。

    她觉得自己就是太傻了,总是在背后默默的傻傻的做事,主子们潜移默化习惯了,甚至都察觉不到她的重要性。

    以至于会发生世子送别人贵重东西,把她给忽略的情况。

    那如今她就让主子们见识一下她的重要性。

    如今老太太不是习惯了被人按摩经络才浑身舒坦吗?

    花好和月圆都比不上她按摩手法,那她若是装病,老太太没了人按摩,自然就察觉到她的重要性了。

    到时候世子定然也会知道,说不定会亲自来探病慰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