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三跪九叩?脸可真大-《穿成恶婆婆后,我让全村心慌慌》

    到了山脚后两人直接分道扬镳,许大夫回他的药铺,林九娘则直接回家,两人下来时约定好,山上发生的事情直接烂肚子里谁都不准往外说。

    她虽在水池处大致清洗了下身上的血迹,但衣服上还是血迹斑斑,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而她这副狼狈的模样,把路上的村民给吓了一跳,很快就有不少人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林九娘则是面不改色径直往前走,对于她们的议论,她丝毫不放在心上。

    不对,应该说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被议论。

    毕竟此时正是晚饭后乘凉的时间段,被人撞见的几率很大,被议论自然在所难免。

    “九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你没事吧?”安婆子一脸担忧,“要不要帮你叫个大夫?”

    “不用,我没事,”林九娘摇头,从背篓里拿出两个野梨递给她,“很甜。”

    安婆子为人不错,不管是她穿过来前还是后都表达了不少善意。

    旁边有不少人,看到林九娘单独给安婆子梨吃而不给她们,一下子激起了她们的不满,直问林九娘是不是看不起她们,不然为什么只给安婆子,不给她们。

    林九娘站直了身体,“是,又如何?”

    简单几个字堵得其他人说不出话来。

    安婆子不想让林九娘为难,便想把野梨还给林九娘,并且表示她不爱吃,但遭到了林九娘的拒绝。

    “给你吃就吃,不差你这两个,”林九娘摇头,推了回去给她。

    “不差,为什么不多拿几个出来给我们尝尝?在这装大方,现在村里谁不知道你摊子被砸了,做不成了生意了,看你还有什么好拽的?”罗春兰有些幸灾乐祸。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尝?想吃就自己上山去摘去,没人拦着你,”林九娘神情冷漠,“我摊子被砸,又如何?关你屁事。”

    罗春兰身体一僵,有些恼羞成怒瞪着林九娘,“你这种人活该。”

    “亏刘老太还想帮你摆平这个事情,让你继续做生意赚钱,我瞧啊,刘老太就不应该帮你。像你这种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根本不值得帮。”

    老东西要帮自己摆平这个事?

    林九娘双眸中闪过一抹精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逗她玩呢?

    就那老太婆,不弄死自己就是好事,还帮她?白日梦不要做太多。

    林九娘懒得争辩,只是双眸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对方一眼之后转身离开,有些人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

    但她这一身的狼狈,还是有人问了起来。

    本想随口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的林九娘,一抹精光从双眸闪过,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意,“要不你们猜猜,这是什么血?”

    “动物血还是……人血?”

    瞧着她们齐齐变了脸色,林九娘才满足地带着一脸笑意回家。

    等到家还没换衣服,在听完刘三妮姐弟两人争先恐后抢着说的话之后,林九娘的眉头直接翘了起来:

    “你说刘家那老东西过来说,她有办法帮我们摆平事情,让我们继续做生意?”

    刘三妮猛点头,“没错,她就是这么说的,态度可嚣张了。”

    “娘,我怀疑马老大之所以会去砸我们的摊子,肯定是被刘老太收买了,反正跟她脱不了关系。”刘四郎一脸严肃道。

    “证据呢?”林九娘瞧他一眼,“没证据的事情,不要说。”

    “娘,这还不明显吗?”刘四郎急,“娘,要不是她知道什么的话,为什么这么说,不怕娘戳破她的大话吗?”

    “对啊,娘,她还说让娘三跪九叩上门求她帮忙,我当时听着的时候真想一巴掌抽过去,”刘三妮接过话题直接说道。

    “三跪九叩?”

    林九娘笑了,“脸可真大。”

    说完径直走回房间去拿衣服洗澡,只留姐弟两人面面相觑。

    “三姐,娘这是什么意思?不管了?”刘四郎茫然,“按照娘的性格,现在不应该是冲上去一个巴掌甩过去吗?”

    刘三妮目光呆滞,“四郎,娘在你心目中难道就是这种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人?”

    “难道不是?”

    “呃,好像也是。”

    ……

    刘老太今天特别的兴奋,情绪保持着高涨的状态,双眸一直朝院子外张望,从早看到晚,可惜都没见人登门。

    等知道林九娘上了山之后,直接安慰自己没关系的,等她从山上下来就行。

    一直熬到晚饭后,听到林九娘从山上下来后,刘老太的兴奋立即达到了最大点,沸腾起来了。

    立即让所有人都行动起来,烂菜叶准备起来,甚至昨晚留下来的夜香桶也被搬了过来。

    各个都一副如临大敌得到模样,死死盯着大门方向。

    “我跟你们说,一会那恶妇上门之后,你们就听我的指挥,我让你们砸的时候这些东西,”刘老太手指了指烂菜叶这些,“你们就给我砸过去,不用客气,狠狠砸就行。”

    “娘,这个也第一时间?”李秀娟一脸的兴奋,伸脚踢了下自己旁边盖着盖子的夜香桶。

    一想到这玩意直接泼出去,李秀娟的嘴角就忍不住翘了起来,“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刘老太的嘴角翘了起来,“行啊,我说泼就泼,不用客气。”

    “唉,好。”

    婆媳两人兴趣高昂讨论起接下来林九娘的各种惨样,还忍不住呵呵地笑了出来。

    而不远处的木娟和赵青兰两人听了个胆战心惊,妯娌两人眼神都带着担忧,这可怎么办?

    她们两人都害怕婆婆上门,受辱。

    她们想出去通知,但奈何顶着个大肚子,而且她们也不方便出去啊。

    赵青兰想了下,贝齿轻咬着下唇,轻拉了下刘二郎的衣袖,“二郎。”

    面对刘二郎双眸上的兴奋,赵青兰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觉得心慌,二郎也变了吗?

    “青兰,你有事?”

    刘二郎的眼神带着一抹不耐烦。

    “没,没什么,我,我想说我有些累,想回房间休息。”赵青兰放弃了劝说,选择了和木娟离开。

    请原谅她们的懦弱,她们现在仰仗着她们吃饭,什么都做不了。

    妯娌两人在回房间的路上,一直很安静。

    在她们到了房间之际,赵青兰看向了木娟,“大嫂,娘不是恶人,我……”

    木娟看了一眼院子方向,“我帮你打掩护,你走后门,小心点。”

    赵青兰点点头,扶着肚子小心翼翼地朝后门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