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她嫉妒我-《隐婚蜜恋:萧总,太太恋爱了》

    何年心里有了底,将新旧两份合约分别摊开放在办公桌上。

    萧策的办公桌足够大,但放着他的杯子玩具之类的物品,两份合约一下子放不开,何年顺手整理了一下。

    萧策看到她简单几下归置好的物品,完全是以他的习惯为标准,幽黑的眸子眯了眯。

    何年指出新合约条款的不合理,并列出去年一年沈若雪在活动中的不配合之处。

    “归根结底,沈小姐不适合再继续担任华策广场的代言人。

    好聚好散,对大家都好。”

    沈若雪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上前一步同何年理论,“你说的那些问题我都是有理由的!”

    何年声音清淡,“这不是理由的问题,是职业操守。

    沈小姐这一年的所作所为没给品牌带来什么价值,反而招了不少黑,这是事实。”

    沈若雪求助地看萧策,后者把玩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再看迟重,脑袋快垂到地上了,明显想回避。

    沈若雪身为沈氏集团千金又是大明星,脸上顿时挂不住,柔弱地抿了抿唇。

    “阿策……”她语气委屈,小心翼翼,“你这些日子跟我在一起最清楚,我不是故意不配合公司活动,何年就这么决定不续约,太武断了。”

    萧策转手机的动手滞了滞,目光从沈若雪脸上扫过,落在了迟重身上,“迟经理,你觉得呢?”

    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迟重突然被点名,后背一凉。

    他抬起眼皮瞧了瞧,一个是自己的老板,一个是顶头上司,一个是未来老板娘……他这辈子第一回面对这种场面,恨不得找块豆腐来撞一撞。

    迟疑了半天,迟重陪着笑脸说,“何总,沈小姐的确有事才耽搁了公司活动,不如就给她一次机会。”

    何年看向他,“你应该懂得事不过三的道理,在我这里,她已经没有机会。”

    迟重:“……”迟重作为品牌经理,接洽过许多明星事务,耍大牌的难伺候的都有,无不被公司解约。

    沈若雪比之那些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确不该再续约。

    何年是老爷子亲自带出来的,她在工作中的专业与强势是不容置疑的。

    迟重一脸为难地看向萧策。

    何年早就烦了他们眉来眼去,直接道:“下半年是营销旺季,业绩上不来,年终奖就别指望了。”

    迟重一愣,没料到何年会拿出这个杀手锏。

    萧氏集团这样的大企业,他这个职位的年终奖不是一笔小数目。

    谁会跟钱过不去?

    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迟重此刻深有体会。

    他不敢再跟何年刚,笑了笑说,“何总,咱们这不是在商量么?”

    他说着,目光又往萧策身上捎,这位爷倒是给一个明确的态度啊!萧策把手机放下,坐正了身子,似笑非笑看着何年,“把若雪换掉,你是不是要请程静桐?”

    何年,“萧总这个提议不错。”

    沈若雪一听,指甲掐进掌心。

    程静桐才顶替她参加了华策广场的活动,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热度,要是再顶了她代言人的身份,结合在同一部剧中网友说程静桐演技吊打她的言论,她的脸往哪儿搁?

    沈若雪委委屈屈出声,“阿策,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嘛,我保证以后都配合何年。”

    萧策给了沈若雪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询问看向何年。

    何年不看他,淡声道:“机会已经给过了,是她不珍惜。”

    沈若雪挤出两滴眼泪,“你分明是公报私仇,觉得我现在比你高贵,比你漂亮,比你有名气,你就嫉妒我是不是?”

    何年好笑,“嫉妒你当初就不会签你,你以为你让你爸直接找老爷子才拿到代言的?

    老爷子是听取了我的意见之后才给你爸回复的消息。”

    迟重一听,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一直跟何年刚。

    沈若雪尴尬地顿在那里。

    萧策似乎是没了耐心,一锤定音道:“行了,不就是一个代言吗?

    你放弃这个,我在别的地方补偿你。”

    沈若雪听到这话,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得意地看了何年一眼。

    何年不看她,直接收起桌子上的合约书,告辞离开。

    沈若雪凑上前,轻轻推着萧策的肩膀撒娇,“阿策,为了你我可以不要这个代言,可是绝对不能让程静桐顶替我。”

    萧策一手搭上额头揉捏,似乎很头痛。

    迟重觉得自己不宜再多待,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随着办公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响,沈若雪立刻贴上萧策,“阿策,何年要是用了程静桐,就是故意针对我。”

    萧策懒懒道:“你们女人怎么都这么爱胡思乱想,她眼里除了工作什么也没有,针对你干什么?”

    “她嫉妒你对我好嘛。”

    萧策黑眸深了深,“是吗?”

    沈若雪审视着他的脸色,幽怨地说:“虽然她喜欢的是宋隽,可她到底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人都是有占有欲的嘛,签了程静桐,既能打压我,又能讨好宋隽,一举两得,她肯定是这样想的。”

    萧策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他的沉默,办公室里的气压仿佛也变低了,沈若雪有些不自在。

    这时,李助理推门进来,“萧总,晚上枫林山之约现在该准备了。”

    *晚上吃过饭,何年扶着萧恒在院子里散步,纪薇的电话突然打过来。

    “年年江湖救急!”

    一个小时后,何年驱车来到目的地。

    深夜原本应该人迹罕至的盘山公路,人车交织,热闹非凡。

    她一眼扫过去,在路灯的照耀下看到不少熟面孔,这俨然是樊城纨绔子弟们的狂欢。

    纪薇看到她,惨白着一张脸迎上来,直接抱住了她的肩膀,“你可来了!”

    何年将纪薇的脑袋扶起,看到她的脸色,皱起秀眉,“你交的什么男朋友,怎么带你玩这么危险的项目?”

    纪薇忍着不适,摆了摆手,“三个小时前认识的,现在已经是前男友了。

    要不是看到沈若雪和萧策在我一局也不陪他,吖的还败了,给我丢脸!不过,沈若雪虽然赢了,却不比我强多少,哈哈哈。”

    何年看到角落处,沈若雪的助理正在帮她抚背,手里还拿着呕吐袋,模样相当狼狈。

    沈若雪旁边并没有萧策的身影,何年不觉在人群中扫视,无果之后,她正要收回目光,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男声:“看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