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都听你的-《农女医妃名动天下》

    两口土灶都被人一脚踹成两半截,叶初语徒手把两个土灶勉强拼成一个土灶,架锅掺水,把母鸡丢进去,然后开始烧火。

    她赶集买了一些菜和半斤肉还有一罐猪油,准备先炖鸡再蒸饭,最后再炒菜。

    就是不知道拿什么炖鸡?

    叶初语看着锅里的母鸡,思考要不要用猪油炒两下就开始炖,忽然感觉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姜瑜提着一个竹篓走过来,与她对视一眼,眸底还蕴着清浅的笑意,“小叶,这是今早我俩一起采的野蘑,草药我把它们挑拣到另外一个竹篓了。”

    “你要做饭,我给你打下手怎样?”

    叶初语现在才发现,他好像和自己说话大多都是问句,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询问自己的意见。

    但像村里大多数的夫妻,丈夫说一就是一,做妻子的一般都没有话语权,如果妻子有什么不同的想法,丈夫可能还会觉得妻子是在挑战他的地位。

    “可以啊,那你就帮我淘米洗菜,你要是能切菜也可以帮我切了。”

    既然姜瑜要帮她,她才不会拒绝。

    而且谁说做饭一定得是女子做,她阿爹从前就老做饭,只不过是她做女儿的体谅阿爹,才不让阿爹做的。

    现在姜瑜来了,可算是有人继承阿爹做饭打下手的位置了。

    见她这么熟络地使唤自己做事,姜瑜也不生气,因为她现在总算不会再叫自己“姜先生”了,这明显是不太熟络的人才会这样称呼。

    现在她和自己互称你我,说明自己这是在她心里又进了一步。

    于是,姜瑜乐滋滋地听话洗菜去。

    看着某青衣少年修长单薄的背影,叶初语心头有些暖又有些着急,暖的是原本总是一个人做饭的她现在终于有人帮她了,着急的就是姜瑜穿这么点衣裳,他真的不冷吗?

    她着急自己在成衣坊定的那几套冬衣啥时候到啊?

    不说姜瑜,阿爹也要穿冬衣啊。

    叶初语想着事情,老母鸡也在锅里烫好了,她用爪篱把母鸡捞出来放到装满井水的盆子里过凉,等彻底凉了,她再把母鸡身上的毛三两下拔个精光。

    她这边弄好,姜瑜那边还拿着菜刀慢慢地切菜,一看就十分的不熟练。

    谁说大夫的刀工一定好的?

    叶初语凑过去一看,要切丁的紫花菘被他切成一大坨一大坨,要切丝的冬笋被他切成一条一条,莴笋本来就没几片叶子,稍微发黄点的还都被他给扔了。

    姜瑜明显感觉到后背有阴影压过来,侧眸就看见叶初语正在看他的一番杰作。

    游历三国,面对再难治的病都面不改色的他居然有些犯结巴,“小、小叶,我做的不对吗?

    抱歉,我第一次切菜。”

    意外的可爱。

    自从姜瑜来了她家,成了她夫君,本来平淡的生活也变得可爱有趣得多,难道这就是阿爹说的,有男人的好处吗?

    叶初语眼睛弯成月牙,小尖牙略显俏皮,笑容狡黠,“看出来啦。

    姜大大夫还得练啊,以后都得陪我做饭。”

    姜瑜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亲近自己的话来,切菜的手一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紧刀把,半晌才回叶初语。

    “我都听你的。”

    和阿爹哄阿娘的时候一个样啊。

    叶初语看着他局促的样子,一边笑一边把被他扔在地上的一些较好莴笋叶捡来洗干净,重新放进竹箕里。

    “这些莴笋叶有些黄但还是能吃的,像那种黄了一大半还有虫印子的才扔。”

    叶初语拿了两张对比鲜明的莴笋叶,教姜瑜怎么摘菜。

    连他不会摘菜也发现了,他以为黄了的菜都不能吃,没想到原来只是黄了一点的叶子是能吃的。

    姜瑜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耳根爆红却暴露了他的局促。

    叶初语不忍心再逗他了,摘菜教会了,刀工的话多练练就好了,她便走回灶边炖鸡了。

    正好看到姜瑜提来的那一竹篓野蘑,叶初语拿篮子去捡了一些野蘑洗干净,野蘑炖鸡,那味道肯定鲜美极了。

    好久没开荤的叶初语想想就觉得肚子更饿了。

    等姜瑜把菜切好米洗好,叶初语也把鸡汤炖好了。

    猪油煸炒过的老母鸡散发着浓厚的鸡肉味,野蘑的清香更是勾得人食指大动。

    叶老爹和老万本来还在搬桌子和椅子到外头来,闻着香味就不自禁到了叶初语和姜瑜做饭这边。

    看到女儿女婿一起做饭的那股劲儿,叶老爹眼都笑眯了,“不错不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他还觉不够,凑到叶初语旁边和她咬耳朵,“闺女,咋样,老子就说还是找个男人好吧?”

    老爹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类型,这是阿娘原话。

    叶初语给了他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把鸡汤倒进瓦罐里,递给叶老爹,“男人好,把汤端上桌的男人最好。”

    这话一出,她阿爹就屁颠屁颠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接过瓦罐鸡汤端去桌上了。

    没了阿爹打扰,叶初语干事更利索,先是把姜瑜淘好的籼米蒸进锅里,等籼米蒸好了,她拿盆子装上,洗锅开始炒菜。

    一炷半香的时辰,叶初语和姜瑜把做好的菜和蒸好的籼米都端上了桌,笋丝炒肉看着又鲜又嫩,籼米饭虽然比不得黍米饭,但热气腾腾的米饭谁不爱,更别说野蘑炖鸡的香味勾馋虫了,最后一道凉拌紫花菘也是酸辣可口。

    叶老爹看着这一桌菜,看着看着居然眼睛有些湿了。

    “阿爹,你哭啥啊?”

    叶初语对自家人就是实诚,看老爹哭了连忙就问,完全不管在其他男人前她老爹的面子。

    做老子的咋能在女婿面前哭嘛!叶老爹仰头迎风,“沙子进眼睛了,外头吃饭还是这点不好。”

    “冬月哪有沙子,你说雪块进眼睛了我还信三分。”

    叶初语很给力地对老爹。

    这死孩子。

    叶老爹装不下去了,干脆不装了,开始大老爷们干嚎嚎,“你阿爹高兴啊,高兴得想掉两滴马尿了!闺女你说,从你阿娘走了之后,咱家有多久没吃这么好的菜了?”

    “自从姜瑜进了咱们家,这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了!阿爹给你找的夫婿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