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雀盲-《农女医妃名动天下》

    因为阿爹一句话,三个大男人都盯着她,姜瑜是想听她的回答,叶老爹是想打趣她,老万则是好奇。

    叶初语想把阿爹那张嘴嘴缝上的心都有了。

    “阿爹找得没错,为了感谢阿爹,我给阿爹加个鸡腿。”

    叶初语夹了个鸡腿放进叶老爹碗里,堵住她阿爹的嘴。

    “第二个鸡腿给师父,往后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

    叶初语没忘拜师饭这事,站起身走到老万身侧,夹了另外一个鸡腿到老万的碗里。

    “好嘞,我的乖徒弟。”

    老万花白的眉弯起,眼尾褶子堆到一块去了。

    “鸡翅就给......”叶初语夹了块鸡翅给姜瑜,在对上姜瑜那双清亮黝黑的眼睛的时,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改了口,“给夫君,日后勤练刀工,终有所成。”

    姜瑜眼睛一弯,卧蚕明显,也改了口,“都听娘子的。”

    给他们夹了菜,叶初语自己也坐下开动,把剩下的那个鸡翅夹到自己碗里,引得叶老爹对她又是一阵打趣。

    “好呀丫头,吃个饭都要成双成对啊。”

    叶家好久没有这样欢快的氛围了,直到欢欢喜喜吃完饭,叶初语和姜瑜把碗筷收拾走的时候,都能看见自家阿爹和老万闲聊时那笑意都还挂在眼角眉梢上。

    洗了碗,老万也准备回县上去了,叶老爹让叶初语和姜瑜一起送送老万,毕竟天都黑了,村里到槐县那条路蛮难走的。

    “师父,我和姜瑜送你回县城里去。”

    但老万站在门口,看着叶家那间堪危的草房,不禁有些担心,“乖徒,你们今晚还歇在家里?

    这房子都被砸成这样了,咋住人啊?”

    今夜的住宿确实是个问题,他们可以露天吃个夜饭,总不能露天睡一晚上吧,且不说冬月的晚上有多冷,就是那堪危的草房要是倒了砸人身上,不死也得残啊。

    “肯定不能住了啊。”

    叶初语本来也没打算再住在家,“这不就送你回县城,我就和姜瑜在县上的角店找找有没有空房,带阿爹暂住一晚,明儿个一早就去找人来修房嘛。”

    老万摩挲着下巴,靠在门边沉思了小会儿,还是决定问问叶初语。

    “要不今晚就来医馆住?

    医馆后面有两间房,你和姜瑜一间,我就和老叶一间。”

    叶初语眼前一亮,现在这个时辰去县城里找角店空房挺难的,如果能去师父医馆那儿,明儿也不用走那么一长截路县城村里来回跑了。

    当即她就忙不迭点头答应,“师父,明儿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从刚才吃饭来看,她就觉得老万是个对热衷美食的人,果不其然,她这话一出,老万立马笑得眼尾褶子都堆到一起了。

    “行,那你要是日日歇在医馆我都乐意嘞。”

    老万靠在门边,“你和姜瑜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不?”

    作为修缮过房屋的过来人,他好心提醒,“有啥重要的东西就放在医馆,你要找人来修房,修房的肯定不止一个人,人多了新就杂,重要的东西得贴身保管着。”

    他这么一说,叶初语就想起自己和姜瑜采的那些草药和野蘑了,明儿还能拿到县城上去卖,可不能被糟蹋了。

    她家以前家徒四壁的,现在重要的银票、契书都在她挎着的小巷子里,第二重要的就是草药和野蘑了。

    姜瑜见状,去土灶旁把剩下的野蘑拿篮子装好递给叶初语,自己则把装草药的竹篓背上,还不忘把剩下没做完的菜装到篮子里提着。

    他这样会来事,叶初语给他竖起大拇指。

    姜瑜腼腆一笑,发现自己好像自从进了叶家,就越来越接地气了。

    这下也不用叶老爹在家等他们在县上找好角店的消息了,一家人整整齐齐地跟着老万去医馆后面的院子里暂住。

    医馆老万拿钥匙开了医馆的门,带着叶家三人进了医馆,绕过屏风,到了后厅。

    后厅比看诊开药的前厅窄了不少,只摆得下两张桌子和配套的椅子,靠墙的大柜子里各色各样的瓶瓶罐罐,都是装的治伤药。

    房间没点蜡烛,乌漆嘛黑的。

    从小耳目就清明的叶初语打量着后厅,忽然感觉手腕被旁边的人抓住。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温凉,整只手就像雕刻极好的凉玉摆件贴在她的手腕上。

    “怎么了夫君?”

    叶初语觉得这个称呼自己是越叫越上口了。

    暖暖的气息洒在她耳廓,是姜瑜贴在她耳旁小声地解释,“小叶,我有雀盲,看不清路。”

    雀盲?

    不就是阿娘留给她的医书上,夜盲症的俗称吗?

    这种病症是可以治好的,她今晚就看看医书,怎么治雀盲。

    心下想着,叶初语回握住姜瑜的手,和他咬着耳朵,“那你看不清路就抓紧我,跟在我身后走就好了。”

    “抓紧啥呀?

    我这有蜡烛呢。”

    老万有些好笑地点上后厅的蜡烛,火光摇曳之下,原本漆黑的房间登时有了光亮。

    这俩小年轻自以为咬耳朵的声音小,他和老叶听不见呢。

    说着,老万打开了医馆的后门。

    医馆后门连着的就是老万平时关了医馆睡觉的院子,两间瓦房一间灶房,中间围着个院坝。

    什么竹扫帚簸箕竹筛都是随意地摆在墙根,铲子钉耙也是乱放,地上还有晒了药材留下的残渣也没清扫,在灰泥地上特别显眼。

    “嗨呀,走得太急都忘了收拾!”

    老万一扶额,让人看到自己平时家里的邋遢样,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叶初语没说啥,只是默默把竹篮放下,开始给他收拾院子,毕竟要在住一晚上了,帮他收拾院子也算报答了。

    有了蜡烛照亮,姜瑜也看得清了,当即跟着她在旁帮忙。

    两人一番努力,院子的里里外外都收拾干净了,那干净程度,看得老万一阵咂舌,不禁怀疑自己以前住的是猪圈。

    “还是有个女儿好啊,再找个女婿,不说养老送终,生活照顾也是方方面面一应俱全。”

    老万语气羡慕,看着叶老爹,“老叶,我都后悔当初没听你的话,找个伴儿过日子了。”

    “后悔也没用,你都四十有六了,哪家婆娘还能看上你?

    你就好好教我闺女行医,我闺女把你当义父养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