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半夜,进入他的房间-《闪婚后,叔他宠妻成瘾》

    顾雪凝说完,拿起茶杯起身离开,身影清冷。

    顾雪苒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真是可恶,她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亏我还一直把她当好姐姐看待!”

    说曹操曹操到,下一秒蒋若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顾雪苒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平静道:“喂?”

    “苒苒,你出门了吗,需不需要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不用了,蒋若妍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也绝对不会出去跟你吃饭,就这样吧,挂了。”

    她直接将电话切断,顺便关了机。

    “真是气死人了,都怪我当初知人知面不知心!”

    百凝居。

    这是顾雪凝的住处和中医药私人实验所。

    颇有古代风情的阁楼,屋顶袅袅炊烟,飘散着令人心旷神怡的中医药香。

    药壶在烧着,看到壶中的药水沸腾时,顾雪凝便把火给关了。

    她将药壶里的药倒到碗里,递给对面的厉元璟。

    举了半天都没见有人接,她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这小子竟然在发呆。

    “彭—”她将药碗重重的放在桌面。

    厉元璟肩膀抖了抖,转头看过来,“嫂子,药好了啊。”

    “想什么呢,今天又是跟哪个女明星出去玩了?”

    “嫂子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可安分着呢。”

    今天送季西西回去的时候,路上发生了一点意外,那丫头竟然甩了他一耳光。

    厉元璟回来的路上一直就很郁闷,这丫头看着瘦瘦弱弱的,出手竟然这么重。

    不就是她找不到安全带在哪里,然后他帮忙找到并系上,恰好跑车正在过砍,车子晃动了下。

    他的手无意间就碰到了她柔软的胸前。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结果这丫头反手就甩了他一巴掌,当场愤怒的下车离开了。

    哎,郁闷。

    顾雪凝看了眼他有着明显五个手指印的侧脸,清冷说道,“还说老实呢,这脸是被哪个女孩子打了吧。”

    “今天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的。”

    顾雪凝可没兴趣知道他的风流韵事,低头继续捣鼓桌上的药草。

    “嫂子,我哥昨晚给你打电话了没?”

    她没说话,没说话就是默认没有。

    厉元璟一惊,“不是吧,你两又冷战了!”

    “喝完药,赶紧离开。”

    “行吧。”

    厉元璟慢腾腾的端起碗喝药,趁着顾雪凝不注意的时候,他赶紧拿出手机对着她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给在部队的大哥发过去。

    舒小落是被热醒的。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大叔的怀里,而且还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

    “大叔。”

    她吓了一跳。

    天哪她怎么跑到大叔的床上来了,而且还躺在大叔的怀里。

    他睡着了,好像还睡得很沉。

    她小心翼翼的从他的怀里钻出来,悄悄下床。

    结果刚到地面,她的肚子就一阵抽痛,好像落水后她的痛经更加严重了下,刚刚在大叔怀里还没有感觉呢。

    她顺手拿起桌上的手机,默默的朝洗手间里面走去。

    坐在马桶上,她难受的捂着腹部,小脸苍白。

    此时手机里跳来一条短信,正是神秘号码发过来的。

    舒小落无奈,原本不想回复,对方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落落,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师父,我在上厕所。”

    “上厕所就不能回信息了?

    咦,听你声音怎么这么弱啊,生病了吗?”

    舒小落吸了吸鼻涕,“是啊,感冒了。”

    “那你感冒了谁来接我?”

    “你在红客联盟有那么多小弟,自己找一个人去接。”

    “可是我现在在殷都机场哎。”

    “什么!”

    舒小落大惊一声,声音太大,她又立马捂住嘴,尽量不吵醒外面的顾擎越。

    “师父,你来殷都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你啊。”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没事赶紧回去。”

    “就是看看我的好徒儿,你把你家里的地址发给我吧,我自己过去好了。”

    舒小落无奈,她怎么敢把现在的地址发给师父。

    “舒小落,你在里面吗?”

    洗手间的门被轻轻敲响,大叔的声音在外边响起。

    “落落,我怎么听到你那边有男人的声音?”

    师父惊讶一声。

    “你听错了,哎呀呀我这边信号不好,先挂了啊。”

    她麻溜的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洗漱台边上,连忙起身过去开门。

    顾擎越站在外面,俊脸上有着隐隐的担忧。

    “你没事吧?”

    “没,大叔你用洗手间吧。”

    她捂着肚子难受的走出去。

    “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

    “朋友。”

    说罢,她的手机悠扬音乐声又响了起来。

    顾擎越转头看了眼,还没来得及看到来电人是谁,一个小身影飞快地扑过来,将手机拿走。

    舒小落小脸有点慌,将手机紧紧抓在身后,“那个,大叔我就先回去了,回我自己的房间。”

    看到她如此奇怪,顾擎越微微皱了皱眉。

    “今晚留在这里睡就好,我去隔壁房间睡。”

    “啊?”

    大叔这么有洁癖的人,竟然愿意让她睡在他的房间了?

    噢也对,今天她都睡过了。

    “不好吧,我还是回我自己的房间吧。”

    “叫你睡你就睡!”

    大叔忽然的严厉,舒小落下意识地挺直脊背,听话的点点头。

    妈呀,在大叔面前她还是有点怂。

    半夜,因为痛经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上。

    顾擎越在隔壁房间也没有睡着,只是眯着眼。

    过了一会,他感觉到门外有些动静,紧接着,他这扇门被轻轻推开。

    小身影走进来,两步三步,悄悄爬上了他的床。

    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她了,但是他依旧闭着眼没有吭声,就想看看这小丫头想做什么。

    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掀开了他的被子,然后上床钻到了他的被子下。

    顾擎越一直注意着身旁的动静,发现她上床后就不动了,乖乖的蜷缩在床边。

    “舒小落。”

    他忽然翻身,吓得她差点从床边滚落下去。

    顾擎越适时出手,轻搂住她的腰,将她扯了回来。

    “大叔,我睡不着,所以来找你……”“想做什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