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宫里来人-《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娇宠》

    闻言,姜姝的脸色也慢慢阴沉了下来,这所谓的祖母,就是她上一世接回了姜茹。

    玉珠不说她也猜到了自己祖母是听说了什么,回府来给那对母女撑腰。

    沉声问:“哥哥呢?”

    “公子刚顶撞了老夫人,和老爷置气,这会儿恐怕已经到了韩府。”

    姜远性子急,虽然重情重义,但是想法太过简单。

    “姜茹如今人在衙门,就算这个她能弄出来, 我也能打出去!”

    睨着眼睛,眼底是化不开的墨色,紧握着手掌。

    问道:“九皇子可醒了?”

    “已经醒了,宫里催了两回,让九皇子回去,都是公子以还未养好身体给回绝了。”

    玉珠顺从的跟在姜姝身后,见她往九皇子安置的院落走去,随即变不再言语。

    一进院子,就问道了浓重的药味和血腥气。

    脚步一顿,“你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推开门,缓步走了进去。

    原本还生气十足的人,此时趴在床上,背后没有一块好肉,全是纵横交错的鞭痕。

    拿过桌上的药膏,坐到床边。

    祁郁挣扎的张开眼睛,感受到背上冰冰凉凉的触感。

    却发现是姜姝在他面前,语气恶劣,“你..来干什么,我不需要你帮我。”

    上药的动作加重,疼的祁郁皱起整张脸。

    咬牙切齿,“你这是报复。”

    姜姝倒也是丝毫不掩饰,语气轻快,“没错,我就是在报复。”

    “当日情况那么危机,你居然使坏,我为什么不能报复你?”

    祁郁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排斥姜姝的触碰,“你走开,我...不需要你。”

    姜姝忍不出出声呛他,“小破孩儿,你别忘了这里是我家。”

    祁郁很不喜欢别叫他孩子,就是因为自己年岁小,才会被欺负也没有还手的能力。

    不服气的说道:“你大可以送我会宫里。”

    姜姝收回上药的手,将药瓶放桌上,擦了擦手指,“你以为宫里没有催过?”

    “是我让我哥哥回绝了他们,你这样回宫,你真以为你还能活下来?”

    “小破孩儿,我姜姝可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

    祁郁想不出她到底想要什么,他不过是个随时都能牺牲的皇子。

    闷声闷气道:“你想要什么?”

    放下帕子,看着祁郁的眼睛,“我要的,就是你想要的。”

    祁郁浑身一震,“你什么意思?”

    姜姝一直喜欢祁阳,莫不是来诈他?

    姜姝站起身,拂了拂自己的衣袖,“小破孩儿,你没必要装听不懂,明日宫里还会来人,我会答应让他们把你带走,等你想好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勇气答应我的意见,你再回复我。”

    “当然,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走到门边,准备打开门离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突然扭头冲着祁郁露出一抹笑容,“对了,推我的时候那么有勇气,别人欺负你,你也要打回去,不然我多没面子。”

    关门声传来,整个房间再度陷入寂静。

    祁郁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放大,合上眼。

    一大早,宫里就派来了两个公公。

    姜姝坐在前厅,安安静静的喝着茶,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两个太监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推搡之下,终究是年纪小的太监先开口。

    姜姝的恶名在外,小太监只觉得自己跟站在火盘上烤差不多。

    手心冒汗,颤颤巍巍的开口,“平南郡主,我们是来接..九皇子回宫的。”

    “不知...今日如否能通行?”

    为了接九皇子回宫,他们可来了三回了。

    姜姝面色淡定,轻轻抬了抬眼皮,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接过玉珠的帕子轻轻擦拭着嘴角。

    莞尔一笑,“自然。”

    九皇子再不受宠,也是皇子,总是住在丞相府难免会让人多想。

    要是真的按上一个罪名,可是十张嘴都说不清。

    没想到,小破孩儿还是个麻烦。

    两个太监如蒙大赦,顿时喜笑颜开,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赔笑道:“平南郡主真是良善。”

    良善?

    多陌生的词,居然也会落在她身上。

    “玉珠,带两位公公去院子里,带九皇子回去。”

    “告诉九皇子,好好养伤。”

    玉珠低眉顺眼,“是。”

    这才领着两位公公往院子里走去。

    小破孩儿啊小破孩儿,我倒是蛮期待你的答案的。

    玉珠带着两个太监一路绕过许多地方。

    两个太监简直被这丞相府的装饰给晃了眼睛,这九皇子倒真是好福气,没死不说,还在这丞相府过了这么久的好日子。

    一想到九皇子在宫里的住所,这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等到了祁郁的院子,玉珠这才停下脚步。

    “九皇子就在里面了,两位公公稍等,奴婢进去通报一下。”

    随即福了福身。

    一个人率先走了进去。

    床上的祁郁睁开眼,看着进来的碧珠,没有看见姜姝的身影。

    玉珠上前递给了他一块玉佩,还有一张纸条,面色恭敬,“九皇子,我们郡主说了,希望你好好养伤。”

    祁郁握着这块玉佩,忍不住攥紧。

    “可还有何话?”

    “没了,门外两位公公等着接九皇子回宫呢,要是九皇子准备好了,奴婢就唤他们进来。”

    祁郁眼睛闪烁了片刻,姜姝当真同意了接他回宫的请求。

    如果自己答应她,她真的会帮助自己吗?

    掩下神色。

    “叫进来吧。”

    “是。”

    一直到祁郁出府,姜姝都没有露面。

    此时的姜苏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玉珠回院子的时候,姜姝已经睡着了,放慢了步子。

    悄声了退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玉珠才又走了进来,出声叫醒睡觉的姜姝。

    “郡主,老夫人说让你去请安....”半阖着眼的姜姝幽幽转醒,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向站在床边不远处的玉珠,浑身上下透露出起床气。

    “你告诉她,我出门了。”

    玉珠一脸为难,她也不是不想撒谎,可是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就在门口,这也撒不了谎啊。

    支支吾吾的准备说,门外突然扬起一声刺耳的女声。

    “郡主这是金贵了,连尊敬长辈都给学忘了吗?

    还敢企图欺骗老夫人!”

    眸子里升起点点冷意,这张嬷嬷这可是从未将她和哥哥放在眼里过,如今依旧是嚣张惯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