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正面怼-《重生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娇宠》

    伸手让玉珠搀扶了一下,随即起身到屏风后面,让玉珠更衣。

    看着玉珠为自己披上外衣,低声耳语,“东西可给了?”

    “嗯,奴婢亲自给的。”

    但愿小破孩能懂她的意思。

    又想到了什么,低声吩咐道:“你一会儿把三年前舅母送的茶叶从柜子里拿出来。”

    玉珠系好姜姝的腰带,立马去柜子里找那盒雪见。

    看了一眼门外,小声道:“郡主,这茶当时过了霉气,不是喝不得了吗?”

    要的就是喝不得,要是喝的,怎么会给她喝,白白糟蹋这一盒上好的茶。

    山猪可吃不了细糠。

    拿起笔,慢悠悠的给自己描画着眉,“你去找人将霉气去了,然后淘洗,晒干,再装进去。”

    过些日子是姜老夫人的生辰,她回来的原因也正是这个,可惜她非要擦手姜茹的事情,那就怪不得她再把她给送回别苑去养病。

    睨了一眼盒子,低声,“东西收起来,一会儿,我一个人去前厅即可。”

    “是。”

    起身开门。

    “郡主当真是摆架子,老夫人有请,还这么磨磨蹭蹭!”

    叉着腰,完全不把姜姝放在眼里。

    “老夫人要是等急了,你担待的起吗!”

    姜姝看着自己的手,然后露出笑容,突然扬起手。

    “啪!”

    一巴掌落在张嬷嬷那张老脸上,张嬷嬷顿时有些眼冒金星。

    立刻尖锐的叫喊着,“你!你敢打我!你就不怕老夫人责罚!”

    啧,脸真厚,手都打疼了。

    气定神闲,“祖母是明眼人,自然晓得,尊卑有序,我一个郡主打你便是打了,还需要理由?”

    张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人,是老夫人的陪嫁,耀武扬威惯了,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

    气的身子颤抖,指着姜姝的脸,“好啊,郡主这是要摆架子!你就等着老夫人罚你!”

    抡起袖子,怒气冲冲的走出院子。

    姜姝还没有走进前厅,就听见了一声怒喝,“孽障!你跪下!”

    姜姝不卑不亢,背挺的很直,行了个礼,明知故问,“祖母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

    老夫人坐在主位上,身上挂满了金银首饰,珠光宝气。

    “孽障!你目无长辈,还敢动手打人,你们韩家的人,都是这么没有教养嘛!”

    张嬷嬷趾高气扬,在一边添油加醋,“老夫人,郡主还说,她是郡主,身份尊贵,我们都是卑!”

    “祖母哪里的话,祖母多日没有回过这丞相府,我..思念万分..,所以为了准备礼物,这才来晚。”

    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金钗,很俗气,但十分气派,还镶嵌了一颗绿石。

    接着道:“可是张嬷嬷一直催促, 我有一心想带着礼物,这才动了手。”

    这么大的金钗,她就不信她不心动。

    老夫人看到这么大的金钗,顿时眼睛放光。

    姜震天出身寒门,这老夫人也是个乡野村妇,认不得好的,只认金银。

    瞬间换上了笑容,冲着姜姝招手,“快,快拿上来祖母瞧瞧!”

    张嬷嬷捂着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脸,急忙出声,“老夫人,明明是她.....”老夫人顿时变了脸色,不悦的看着张嬷嬷,“闭嘴,没见识的东西!”

    顿时语塞,只能自己受着,白挨了一巴掌,还讨不到半点好处。

    姜姝挑衅的看了一眼张嬷嬷,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了老夫人。

    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重量让她笑开了花,想要抓姜姝的手表示亲近。

    姜姝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避开她的触碰,然后弯下腰身,“祖母,是我为了拿礼物,心急打了张嬷嬷,请祖母责怪。”

    “责怪什么,你这孩子真是,祖母收到了,不怪你!”

    姜姝这才直起身子,然后站立在一边,冷眼看着她欢喜的拿着金钗在自己头上比划。

    “祖母,可还有事?”

    老夫人这才收起东西,在张嬷嬷的提示下,开始直奔主题。

    轻咳了两声,“姜姝啊,你是个好孩子,但是有一点,祖母要说你。”

    “你妹妹上门,为什么不让她进府?”

    她提前回府,就是得知这件事,这才急忙回来,本来自己儿子发那个什么誓言,她就很是不高兴。

    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个女儿和妾室,她怎么能不高兴,这是为姜家开枝散叶!“祖母莫不是糊涂,我娘只有两个孩子,我只有一位哥哥,何时多了个妹妹?”

    “啪!”

    重重的拍在扶手上。

    “孽障!那是你妹妹,你爹的女儿!你就如此善妒,生怕茹儿抢了你的地位!”

    茹儿?

    叫的可真亲切。

    张嬷嬷立即上前帮老夫人顺气。

    姜姝站在哪里,冷眼看着屋里的人。

    “老夫人要是这么喜欢,何不自己带回别苑去!这丞相府,她不配进!”

    “你你你!”

    老夫人气的不行。

    招呼着几个下人,“给我把这个孽障抓起来!”

    “今天不好好教训她,她就不知道尊老爱幼!”

    下人们顿时将姜姝围住,想要上前抓住她。

    丝毫没有畏惧,“你到倒是知道要尊老爱幼!”

    “可惜,你有眼无珠!”

    讥讽的出声。

    “还不快给我拿下这个孽障!”

    老脸扭曲,看着姜姝恨不得撕烂她,一看见这对儿女,她就想到韩氏那个女人。

    姜姝拿过一旁桌子上的杯子,冲着几个老婆子脸上砸。

    老婆子捂着额头,吃疼的交唤,指缝间渗出血迹。

    “血!血....”“快来人啊,老夫人被大小姐气晕了!”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急忙叫喊。

    看着老夫人在哪里装腔作势,姜姝忍不住冷下眼色,“李翠花,你要是想稳稳当当的做好你丞相府老夫人的位置,你最好就此安分,不该你擦手的事情,少管!”

    好言好语不听,那就怪不得她出言不逊,要作死可以,但是连累她在乎的人,就不行!“孽障!你!...你!”

    这一句李翠花,气的她直接站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指着姜姝,恨不得撕烂她的嘴。

    她就是因为是乡下人,就算现在是丞相府老夫人,依旧没有什么人看得上她,这才长久住在别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