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切都是慢慢变好-《穿成寡妇后,捡来的糙汉虎视眈眈》

    第9章一切都是慢慢变好

    镇上大手笔的人大有人在,毕竟放在任何时代都有穷有富。

    但她一个妇人出手这么阔绰,而且还拉了满满一马车东西,很容易就引起旁人注意。

    多数也只是看一眼,毕竟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

    办完丧事的李满贯夫妇来镇上收账,远远就看到了那离去的背影。

    李钱氏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又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李满贯道:“你瞧瞧,那是不是那小贱人?”

    印象中,秦知意只是一个低眉顺目,打乡下来又没见过世面的妇人。

    之前在他们府上,也是留着他们搓圆捏扁。

    如今看见,只见那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拎着东西丝毫不拖泥带水,哪里还是以前唯唯诺诺的妇人了。

    李满贯还在拨着算盘,哪里顾得上,随口问了句:“哪个小贱人?”

    “不就是从家里出去那个,刚我看到她买了一马车的东西!”

    李钱氏说到最后,恨的牙痒痒的。

    当初她让人跟了出去,没想到那小贱人厉害的很,直接把人都给废了。

    这事她知道是那小贱人做的,却没地方诉说,只能牙齿打落了往肚子里咽。

    李满贯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李钱氏说的人,然后继续低头拨算盘:“咸吃萝卜淡操心,一个乡下农妇,人都走了,理她干嘛。”

    在李满贯看来,只要不碍着他赚钱,问题不大。

    他现在唯一惦记的,是怎样把弟弟手里的铺子也弄回来几个。

    ……

    秦知意坐着牛车回去的时候,已经半下午了。

    三个哥哥远远看到她置办了东西回来,都赶过来帮忙把东西卸下来。

    这一回置办东西比较多,粮食两三文一斤,价格不算多贵,她各买了100斤。

    只是买肉花的钱比较多,20文一斤肉,她总共买了20斤,400文就出去了,再连带其他东西,五两银子又花出去了。

    粮食她先钱给家里买的有,所以这次买的粮食她就自己放家里了。

    20斤肉,一家分4斤,她自己留了4斤。

    赶在天黑收拾完,买的锅也在院子里随便搭了个棚子砌了灶,先将就着当做厨房。

    晚饭就在家里吃了。

    秦知意先闷了饭,焖好之后就放在灶台边上热着,然后起锅烧油开始做菜。

    因为提前跟大嫂她们说过,今天晚上在她家吃,所以几个嫂子也过来帮忙。

    晒干的蘑菇用水泡发,跟韭菜一起炒,买回来的猪肉切了腌好,晚点弄一个白菜猪肉萝卜炖菜。

    一大家子人,她也把肉切了不少,好让几个吃起来管饱。

    菜都收拾整齐以后,就开始做了。

    因为买的有肉,炒菜的时候放几片肥的,往锅里翻一翻就出油了。

    有油的菜做出来好吃,光是闻着味儿都让人直流口水。

    尤其是猪肉白菜炖萝卜,还没做熟,几个小家伙闻着味儿都赶过来了。

    一双双眼睛巴巴的看着冒热气的锅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最后一个菜做完,端到堂屋的桌子上,大哥三个孩子,二哥两个孩子三哥只有一个,算下来也好十几口人。

    一家人围在桌子上,满满当当的,她煮的饭够多,煮的菜也足够,一家人直接吃个肚儿圆。

    就连小桃也抱着碗吃了大半碗。

    吃完饭,秦知意让几个嫂子回去忙,两个孩子在堂屋,自己则去外面洗碗筷了。

    她前脚端了碗快出去洗,后脚秦庄氏就出来了。

    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虽说这家勉强像点样,可好歹能留下过日子了。你这回来就弄那么多菜,一顿吃了不少钱吧?”

    听到母亲在心疼,她顿了一下洗碗的动作,随后又道:“娘,不碍事的,也就今天咱们弄点好吃的,往后日子我会自个儿算计着过。”

    秦庄氏道:“那就好,有些话,你几个嫂子在,我也不方便说,现在没有旁人,我就跟你说道说道。”

    她把洗好的碗沥好了水放在一边,应声道:“嗯,您尽管说。”

    秦庄氏继续道:“往后你在这里,日子就得自己过了,尤其这大冬天的,家里也没啥吃的喝的,虽说你有钱买了些粮食,可是也要仔细些,人勤快一点,总不至于饿死。”

    “像这房前屋后,你种点粮食,屋后面你两个哥哥给弄了篱笆隔起来,方便你后面养养鸡鸭什么的,鸡鸭下了蛋,无论你是卖还是留给两个孩子吃,都挺方便。”

    秦庄氏的话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可这些话,秦知意都记在心里。

    她选择回来,就目前来看,是个正确的选择。

    这时候农业不发达,农民基本上一天到晚都会在地里忙活,喂猪喂鸡鸭,一年到头都在家里团团转。

    若是再穷苦一些的人,到了冬天没有农活干,也不敢到处乱逛。

    再冷一些,个个都偎在床上,一来取暖,二来减少不必要的活动,也能减少体力消耗,不至于饿得快。

    她这会也把碗都洗完了,她自己总共也就买了四个碗。

    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碗不够,余下的碗筷都是娘家人自己端过来的。

    她把洗干净的碗收拾起来,放进篮子里,方便秦庄氏晚点再带回去。

    这会她洗完碗筷,应了一声:“娘,你放心,我会仔细过着日子。”

    秦庄氏点点头又道:“没男人的日子往后还苦着呢,娘希望你记住,再苦再累,咱们也得撑下去,等大宝和二妮长大了,苦日子也就出头了。”

    “嗯,阿意听娘的话。”

    这是老一辈的观念,子女长大成人,担子就能轻一些了。

    可她偏不希望两个孩子就这么碌碌无为,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将两个孩子教育成才。

    母亲带着碗筷离开以后,秦知意让两个小的在院子里玩,而她则把今天去镇上买的猪下水趁机切了切,准备熬成油。

    猪下水比起猪肉便宜的多了,猪肉一斤20文,猪下水只有七八文钱。

    猪下水又分板油和肠油,板油炼的猪油多一点,肠油肉渣多一点,所以板油和肠油的价位又不太一样。

    板油只要七文钱,肠油则要八文。

    穷的人家想吃肉了,多数会买点肠油拿回去炼,一边有油吃,一边还有肉吃。

    而她肠油和板油各买了10斤,甚至还买了两个大陶罐,用来装猪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