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明白-《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3章明白

    “这是为何?”素昔不明白。

    云昭抬手将鬓间的碎发整理了下,对着铜镜扯了扯唇角,只是铜镜中的人的眼中,却丝毫没露出笑意。

    “总之,你和嬷嬷放心便是,她是个聪明人,不会图谋求不得的东西。”

    云昭想的没有错,云水苓费劲千辛万苦来北萧可不是为了勾引萧长胤的。

    她恨死了萧长胤,她的父亲兄长全部死在“内乱”之中。

    没错,对外的说法并不是北萧攻打云国,而是云国内乱,北萧施以援手。

    真是极大的讽刺,罪魁祸首反而成了英雄。

    而她的父亲,即便已经死了,也还是成了众人厌恶而唾弃的渣滓。

    除了父兄之外,府中的姑娘倒是没有被处罚,但云水苓也知道父亲被打上谋逆的罪名,她在云国不可能会有好下场。

    高门望族不会愿意有她这样的儿媳,而她也不屑地低嫁,所以倒不如来北萧,铤而走险一回。

    就是输了,也只是没了这条命。

    云水苓从郑家出来,就在附近买了个院子,她来时孤身一人。

    倒是郑越瞧着人孤身可怜,送了丫鬟奴仆还有侍卫过来。

    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云水苓微微勾唇,露出温柔而又疏离的笑容。

    “多谢郑大哥。”她福了福身。

    郑越连忙避过她的礼,说道,“在下哪里能受郡主的礼。”

    云奕五王爷的名号被削掉了,不过府中姑娘或是郡主或是县主的封号都还在。

    所以郑越这一句,也不算错。

    云水苓眼眶红了,却还忍着,带着嘲弄的语气道,“郑大哥可见过我这样的郡主?”

    郑越不说话了,心里也有些愧疚。

    先前一直都是他代表太子同云奕见面的,谁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瞧着人低着头倔强的忍着不落泪的样子,郑越心生怜惜,给出一个腰牌。

    “若是郡主日后有用到在下的,可让人拿着令牌去郑府。”

    过了会,云水苓让人将院门关上,漫不经心的捏着令牌。

    郑家,在北萧也算是可以横着走的那个。

    而郑家的身后,就是十数年受宠如一日的郑妃。

    只不过对她来说,还是不够。

    她将腰牌放到一边,拿起绣了一半的帕子继续绣了起来。

    另一边,云昭收拾妥当就去了永宁宫。

    不过在门口时,就被拦下来了。

    面露冷色的宫人道,“皇后娘娘被禁足,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去探望。”

    皇帝给了皇后台阶,不过皇后不仅没顺着台阶下来,还将台阶给扬了。

    这让皇帝很是恼怒,直接将人禁足在永宁宫。

    郑妃得知这个消息欢喜的让人摆了一桌皇帝爱吃的菜肴,就亲自扭着腰肢去请皇帝过去。

    皇帝也很受用郑妃的温柔,当晚就歇在了拂莺楼。

    这让原先还担心皇后得宠的众位嫔妃一下子又将眼刀使向了郑妃。

    云昭没回去,而是在门口等了会。

    她瞥见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离开,没过一会,寿安就急匆匆的赶过来。

    寿安对着云昭行礼一笑,随后让守在门口的宫人都散开,并训斥了一番,又送云昭进去。

    皇后正在里面写字呢,听到冯嬷嬷来禀,不由得放下笔,擦干净手边沾到的些许墨渍,几步走过来。

    云昭将木盒里的饮子端出来,皇后无奈的接过。

    “你们都下去。”

    “本宫有些话,要单独同太子妃说。”

    皇后抿了一口饮子,看到云昭眼里的关心,不由得笑了笑,“一两次便罢了,那边心眼小。”

    云昭听此不由得被喝进嘴里的饮子呛住,不住的咳嗽。

    “母后?”

    “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云昭悬在空中的手顿在那,眼里的惊愕怎么也藏不住。

    皇后此时看她,仿佛在看多年前的自己,不过……终究是不一样的。

    她幽幽一叹,拉过云昭的手,“昭昭,你与太子好,云国才能好。”

    云昭不太自然的扯出一抹笑,“母后,你在说什么?”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因为云国的事,你觉得长胤是你的仇人,对吗?”皇后问道。

    云昭低着头,声音也低沉,“我不知道。”

    她知道,正如皇后所说的,她没办法不恨萧长胤。

    皇后浅浅笑了下,看向云昭的眼眸愈发的温柔,“昭昭,这世上很多事情并非只有对错,还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

    “你可以恨他,却绝不能让旁人察觉出你恨他。”

    皇后没将话说全,她知道云昭会懂她的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昭缓缓起身,对着皇后行礼,“母后,儿臣先回去了。”

    冯嬷嬷走进来,说道,“太子妃脸色似乎不大好,不若奴婢去请太医过去看看。”

    皇后摇摇头,“不用了,她只是明白了一些道理。”

    冯嬷嬷陪在皇后身边多年,一听这就清楚了。

    “郑妃既然闲着,就多折腾点事情给她做,省得她没日没夜的盯着东宫。”

    冯嬷嬷见状便提了下新选的秀女,“有位姓林的,生得十分貌美,不过……不知怎么惹怒了郑妃,被打了一通板子还生了高热。”

    “让太医过去。”

    冯嬷嬷点头,出门就去寻太医。

    云昭出了永宁宫的门,还有些恍惚。

    素昔见她进去和出来神色相差的这么大,便很忧心的问,“太子妃,是不是皇后娘娘有意为太子殿下选侧妃?”

    云昭不由得怔愣住,素昔的话不断在她的脑海中回响着。

    她心情不好,素昔便觉得是因为萧长胤要纳侧妃所致。

    仿佛她的喜和乐,就被绑在了萧长胤身上一样。

    “太子妃?”

    “没什么。”云昭回过神,解释道,“本来屋子里闷得难受,所以才出来的。”

    “谁知道天色又沉下来。”

    她将自己露出的差心情归给了天气。

    素昔没怀疑,也看了眼天色,“这天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下雨了,太子妃还是先回去吧。”

    云昭没拒绝,孱弱的身形挺得笔直,路边随手捡了几朵掉落在地上的紫薇。

    走到桥上,她松开手,看着花朵在水面上飘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