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婚约-《太子殿下今天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20章婚约

    云昭气恼,就离着萧长胤远远的地方晃。

    她看见她刚离开亭子,就有几个容貌姣好的姑娘凑过去。

    素昔面露急色,秋月倒是不着急,只引着云昭去有趣又僻静的地方。

    “你们自去坐下,我一个人待会。”

    云昭往前走了走,在靠近池子边的一个石凳上坐着。

    一旁的台子上有鱼食,她便顺手拿过来洒在水面上。

    很快,平静的水面荡起层层涟漪。

    而在她的眼前,一条接着一条的红白锦鲤不住的围着水面上的鱼食打着转儿。

    “太子妃,秦姑娘来了。”秋月低着头走上前,俯身在云昭耳边道。

    云昭拿着鱼食的手一顿,不由扭过头,看向秦明月。

    如她的名字,她真像是一轮悬挂在高空中的明月,清冷又美丽。

    云昭指了下她身边另一个石凳,问道,“秦姑娘要坐下吗?”

    秦明月走上前,眉眼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虽才是第二次,但臣女每每见到太子妃,便觉得熟悉。”

    云昭眉眼一抽,没说话。

    这种话她要是头一回听到,会信个七八分。

    可要是听过数十遍,再听到这话即便是真诚肺腑之言,也会觉得虚假。

    秋月站得远,眼里难掩担忧。

    她想了想,就让素昔在这边守着,自己则迅速转身准备去亭子那告诉萧长胤。

    “太子妃可能不知,臣女曾与太子殿下,是有过婚约的。”

    云昭将手里剩下的鱼食都往池子里扔,随即用帕子擦了擦手上沾着的碎屑。

    对着秦明月“哦”了一声。

    “太子妃难道一点都不生气吗?”秦明月觉得奇怪,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从没有想过这位太子妃像是一点都不在意。

    她命人调查过云国的事情。

    太子殿下以身潜入云国,做了很多不得已的事情,只听着信上的描述中殿下为这女子做的事情,她心里都觉得酸涩难忍。

    这个女子,不可能没动心。

    既然动了心,为何现在听到她说这些却做出无动于衷不在意的样子。

    云昭奇怪的看向她,“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用革丝扇的顶端虚虚的撑着下巴,认真的望着秦明月,眼中流露出的情绪真诚非常。

    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认定她生气。

    秦明月猛然抬起眼睛,余光瞥见萧长胤的身影,她顾不得细细分辨,连忙笑了笑,“臣女今日说这番话,只是希望太子妃不要误会。”

    “臣女从前与殿下有婚约,所以有时候会有一些传言。”

    云昭点了点头,“谁还没有个婚约呢?”

    秦明月站起身准备告辞,陡然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臣女先行告退。”

    萧长胤已经走到了云昭面前,秦明月不好继续再待下去,只能先离开。

    她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希望男人能将半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可惜没有。

    秦明月有些失望,她今日这身打扮是准备了许久的。

    云昭有些烦萧长胤,所以就往旁边的石凳上坐下,萧长胤却没坐着,而是站在她的身后。

    远远瞧着,便是一双天造地设的璧人。

    先前几位想方设法靠近亭子的姑娘,面上都有些失望,有樊舟立在那,她们根本靠近不了。

    原本想着太子殿下终于离开了亭子,谁知道又去太子妃那了。

    她们再是想进东宫,也没那个脸当着太子妃的面勾引太子。

    所以只能不住的叹气,毕竟能见到太子殿下的机会实在是少之又少。

    “明月,怎么?那个女人将你赶过来了?”

    说话的是安东将军之女许怜儿,此时冷眼看着云昭所在的方向,要是视线能化为实质,云昭此时身上得多无数个窟窿。

    秦明月摇摇头,“太子妃是个妙人,日后这些话就别说了。”

    许怜儿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秦明月会这么说,毕竟私下里两人之间聊有的没的时候,对这位太子妃的各种猜测可算不得善意。

    “你就这么放弃了?”

    “明月,你可别忘了,如果没有她,你是最有可能做太子妃的人。”

    “谁还能比得上你名正言顺吗?你从前和太子殿下可是有婚约在身的。”

    听到这秦明月就觉得嘴里直发苦,在外人看来,是陛下不知为何将婚约解除了。

    当时传言都是指太子无能,惹了陛下的厌弃,所以连婚事都不找一个好的给她。

    这样的传言怎么传出来的,她比谁都清楚。

    而真相,她更是比谁都清楚。

    可是,她在秦家没有说话的权力,在陛下那也没有说话的权力。

    “好了。”秦明月拍了拍许怜儿的肩膀,“太子殿下已经成婚,这话可千万别再说了。”

    实在担心许怜儿嘴上没个把门的,秦明月又补充道,“要是你在外胡说了些什么,你可让你父亲的前程怎么办?”

    许怜儿恹恹的开口,“难道就任由她稳坐在太子妃的位置上吗?”

    “殿下也是可怜,咱们北萧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偏偏他要娶一个他不喜欢的人。”

    不喜欢吗?

    秦明月目光怔怔,有些不明白了。

    太子殿下对待太子妃,似乎和从前对待其他女子没有两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的温情。

    可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黎洵。”萧长胤忽然开口,“会跟着云阳一起来北萧为父皇贺寿。”

    黎洵,正是曾经和云昭有过婚约的人。

    云昭慢吞吞的抬起头,“什么?”

    神情虽没有变化,语气中却带着困惑,仿佛是不解他为什么会忽然提到黎洵,或者她像是忘了这个人。

    “没什么。”萧长胤眼底的黑色从中间一点一点晕开,直到所有黑暗的情绪布满眼眸。

    但很快,在他抬头之后,又将这些情绪尽数掩藏。

    之后没多久,他们不远处便开始吟诗作赋,云水苓也在其中。

    因为她是郑越带来的,再加上她不经意的透露了自己的身份,方才又去和云昭说过话,所以众人也没怀疑。

    很给她面子的在她作诗之后夸赞了几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