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丑东西-《错嫁前任小叔后我飘了》

    “三姐,可真是教了个好儿子。”

    周时冷着一张脸,表情十分不悦地看向身旁的周洁,“我们周家再怎么乱,到了我们这一辈,家里也没有谁干出侄子勾引嫂嫂这种事。”

    周洁今天二度吃瘪。

    刚才在老头子的书房里,为了公司宣传的事,老爷子支持了周时两个方案并行的决策,这就已经够让周洁难受了。

    半路杀出个老幺,腰包里的银子瞬间就少了一两千万,搁谁身上谁都要不甘心。

    周洁本来是想来看看自家儿子,周泽雨的话也她都听到了。

    再看看周时的表情……

    周洁心里的那颗石头,又开始摇摇欲坠。

    这个老幺到底是知道了什么,还是抓住了老头子的命门,怎么在这个家里,可以如此横行霸道的。

    周时抢了周洁生意,周洁没法要回来,还得在老头子面前,表演当姐姐的大度。

    虽然周洁也不认同和白家的这门亲事,但是怎么说白疏也曾经和周泽雨有一段。

    怎么周时就能这么镇定自若地,抢了周泽雨的“未婚妻”,反而像是周泽雨欠周时什么的感觉。

    现在他们两人领了证,周洁更是在这件事上,显得很理亏。

    按照周洁的脾气,应该是要把周泽雨带走的。

    可是周泽雨就像她质押在家里的质子,不能离开周家回言家,不然大把的家业就和他们没多大关系了。

    别人吃肉,可能都不会给他们留口汤。

    周洁想明白这点,微笑,“泽雨还是个孩子,你这个当小叔的要多教教他。”

    “三姐,不怕我把人给你教坏了?”周时挑起眉峰,意味深长地盯着周洁。

    周洁瞄了一眼书房里,声音很轻,“毕竟是你的亲侄子,三姐相信你肯定出手有轻重。”

    周时心说不愧是老头子教出来的女儿,说话就是这么拐弯抹角的。

    怎么就亲侄儿了,最多就算半个,而且这话明显也在说他们姐弟的关系。

    周时扯笑附和,“三姐能这么想就最好了,我还怕管泽雨太过严厉,三姐会和我生气。”

    “不气,这有什么好气的,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周洁拍了拍周时的肩,“三姐可就把泽雨托付给你了,这个家里也就你的话,他能听上几句。”

    这话倒不假,周洁也不懂自己儿子,怎么连她都不怕,就怕他这个小叔。

    周洁为什么不知道,因为周泽雨从小被周时收拾的事,可一次也没敢和周洁说过。

    周洁对周泽雨再凶,也只是口头警告,而周时那是真动手。

    瞧见周洁要走,周时问了一句,“三姐,不进去看看再走?”

    周洁摆摆手,“不了,我进去周泽雨那浑小子肯定觉得,我这个当妈的不帮他。”

    周泽雨就是这么惨,完全就是他妈的小工具人。

    等周洁走后,周时盯着屋子里的两个小孩儿,眼角的怒意直袭心头。

    周泽雨这个小王八蛋,居然还想拐骗他小婶婶,不知天高地厚。

    更不知道他小叔心里有多黑。

    周时故意放重脚步,走进书房,“周泽雨,你不好好抄书,拉着你小婶婶在说什么呢?”

    周泽雨看看书桌内外的自己和白疏,这叫拉着小婶婶?

    明明还隔着一米多的距离,怎么就拉着了。

    他想反驳,但是一想到他“睡了”小叔喜欢的白琇,就莫名其妙地很心虚。

    “不是我主动找小婶婶的,是她自己跑进来找我的。”

    周时意味不明地凝着白疏,“是……吗?”

    白疏才理清了复杂的人物关系,也是莫名心慌,再见周时如今处处话里有话。

    她就更心虚地低下了头,盯着拖鞋里扣紧的脚趾,“我……找周泽雨是……是想告诉他,今天他妈想把潘大明星介绍给他。”

    情急之下,白疏也没找到合适的借口。

    这幢房子的隔音效果真的还不错,即使一楼火拼起来,二楼也听不太清楼下有什么情况。

    周泽雨自然就不知道这事儿,事前白疏也没和他对过口供,所以周泽雨的表情就一副云里雾里,不知白疏所云为何的样子。

    周时从周泽雨懵逼的表情中,接收到了不寻常的信息。

    白疏这小孩儿,到底在他的面前有多少个心眼子?

    竟然还敢当着周时的面,扯出这么蹩脚的谎。

    不过当着周泽雨这么个复杂身份的人,周时必定是会维护白疏的。

    夫妻内部的矛盾,周时不能犯蠢,真的就把白疏推到周泽雨那边去。

    周时整理了一下衣袖,故意让“祖传”袖扣迎上阳光,正好钻石切割过的阳光,直直的割过周泽雨的眼睛。

    他面露讥讽,“你妈为了早日抱孙子,对你的终身大事很上心,你可别做出什么让你妈丢脸的事。”

    周泽雨和白疏二脸懵逼,偷摸相视一眼。

    白疏,“你妈不是想让你多读书吗?”

    周泽雨,“我妈是这样对我说的啊,你不是也知道?”

    白疏,“我知道个屁,你妈那就是讲给我听的,只是不喜欢我。”

    周泽雨,“天地良心,我是真不知道。”

    周时最近被他们的神交搞得头疼,再次看到这种场景,他现在很想把周泽雨的眼睛挖出来。

    “你们之间有很多话聊,要不我先出去,给你们空间?”

    “我们有说话吗?”

    白疏心想,他们明明闭嘴一句话都没讲,周时怎么知道他们眼神在交流什么。

    这肯定是在诈他们,为了白琇都能娶白疏,周时多腹黑啊。

    白疏睁大无辜的双眼,赶紧开口辩解,“周时,你别想多了。周泽雨长得太丑了,我就是看着他眼睛有点疼,所以眼睛它们出现了应激,自动做出了反应。”

    周泽雨,“!!!”

    什么叫他长得太丑啊,自从他不和他小叔读一所学校后,哪次的校草评选,他不是高居榜首啊。

    怎么到了白疏的嘴里,还有她那认真的表情,真的就仿佛在说,“周泽雨,你这个丑东西,真的扎着我的眼睛了。”

    “我丑吗?”周泽雨忍不住摸摸自己的下颌,棱角多分明啊,线条多流畅啊,“白疏,你是不是眼睛出了什么毛病,要不让我叔给你挂个眼科专家号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