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豌豆黄-《我在古代当极品老太》

    “宁老三,有财可没答应呢!你娘咋就把田给宁老二种了呢?”

    赵老头有些急眼了,上前一步,没好气的质问道。

    宁老三没办法怼自己亲娘,还能没办法怼赵老头。

    他朝赵老头上下瞅了那么几眼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老四答不答应,那都是我们亲娘的亲儿子,我们的亲弟弟,最关键虽然宁家确实分家了,但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还是得我娘说了算。所以,他答不答应不重要,重要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就行!”

    赵老头气的捂着心口,指着宁老三气的说不出话来。

    听到宁老三的这番话,再见到未来岳丈这么一副快气死了的模样,宁有财顿时有些不高兴。

    “三哥,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咋滴?难不成分家了以后,我连自己的田也不能管了?”

    “你可别对我嚷嚷,有本事,回家跟娘嚷嚷去。还有,你可得记住了,你现在是娶媳妇,可不是像爹一样入赘。”

    说完,宁老三意味深长的朝变了脸色的赵老头和马氏瞅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对于赵家老头子这般算计老四,宁老三可半点不怎么待见。

    就算给他家脸色看,到时反正倒霉的是老四,跟他又没关系。

    宁有财也被宁老三的话,给堵的说不出半句话来反驳。

    现在看宁老三居然就这么转身利索的走人了,宁有财顿时有些焦急起来。

    对着赵老头和马氏说了一声,就急匆匆的朝家里跑,连赵娟这个未婚妻,都被他抛之脑后了!

    “我就说吧,这宁老四就是没种的,以后娟子嫁给他,能有什么好?”

    赵老头气的咳嗽连连,指着早没了宁有财人影的方向,气呼呼的对自家婆娘埋怨道。

    马氏却跟赵老头想的不一样,若这次宁老太真能把小儿子给掰正了,对自家女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其实,宁有财之所以会这般懒,究其原因,便是宁老太打小太过宠这小儿子的缘故。

    反正天塌了,都有他三个哥哥和亲娘顶着,他自然就不用努力了。

    等到宁有财紧赶慢赶赶到家,却见宁老大已经带着柳氏回镇上了。

    宁老二重新去地里,毕竟如今家里地最多的便是他了,他得把地好好给伺候好了!

    宁老三舍不得掏那点粮食,自然也没办法,跟着宁老二一同下地了。

    如今家里,只剩下二嫂三嫂,还有亲娘和小妹。

    “娘,你咋把我的地给二哥种了呢?”

    宁有财看到宁老太不知道在整理啥东西,一摞长条形状的木头盒子,看上去还挺新。

    宁芃芃手里摆弄的,正是汪大山送来的模具。

    没想到对方手艺还挺好,里面刻的字虽然板板正正的,却很是清晰。

    汪大山虽然就送来了六块模具,也够她今天浸泡的这些豆子用了。

    “咋,不给你二哥种,难不成你会种?”

    检查完模具没毛病后,宁芃芃头也不抬的对着小儿子回怼过去。

    宁有财一噎,他自然也不想下地啊,但是,这不是有他未来丈人一家子可以帮忙么!

    当然,在他想来,最主要自家未来丈人帮忙给他种地,他不用出粮食。

    只是,这话好说不好听,所以宁有财吭哧吭哧站在宁芃芃身旁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宁芃芃才没功夫搭理他,先把泡发了的豌豆去掉上面一层浮皮,只把豌豆肉连同水一起倒入锅中,然后用大火烧热煮开。

    一直煮到水快收汁,豌豆都已经煮的软烂了,趁机赶紧的把煮好的豌豆给捞起来,放在盆里。

    然后加入红糖水,用擀面杖捶打成泥后,再把豌豆泥重新倒入锅里,用小火不断翻炒,只把那豌豆泥炒到浓稠,就可盛到那涂了一层油的模具里。

    用木铲子把那盛放在模具里的豌豆泥压实后,再把边上多余的豌豆泥刮干净,然后把这盛满豌豆泥的模具放在篮子里,吊在井下放置。

    等到这豌豆泥成型后,从模具里倒出来后,便是有名的甜食小吃豌豆黄了。

    其实,这豌豆黄里原本要加的是白糖才对。

    可在宁老太的记忆里,根本没听说什么白糖过,即便是这红糖,都是当下难得的好物。

    平时谁家生孩子,生病,过年过节送礼,基本都会送这红糖。

    就刚才宁芃芃放在豌豆泥里的那些红糖,都是她找了家中最细的筛子仔细筛过后,然后又拿纱布过了一层后的红糖水了。

    只因为现在的红糖,不光粗糙的不行,里面居然还有杂质,实在让宁芃芃有些接受不了。

    还有,现在天正是热的时候,没有冰块,这豌豆泥一时之间想成型,还得放在井底里。

    幸亏这古代的深水井冬暖夏凉,如今下面的井水,甚是凉快,不比放在现代保鲜的冰箱里温度高多少。

    然后又把泡发了的红豆放进锅里煮软后捞起来,再把外面那层皮去掉,再继续煮,慢慢搅拌,一直搅拌到煮出沙来,再倒进刚才剩下的红糖水继续搅拌,煮到粘稠,锅铲捞起来倾斜后,落下来成一条线状,便盛起来放在一旁。

    宁有财在宁芃芃做这些事时,跟到东,跟到西。

    最后跟的宁芃芃不耐烦了,直接丢了两斤糯米,让他把糯米用家里手推的碾子碾成粉,省得晃来晃去的碍她眼。

    所以,等到宁芃芃把红豆馅给煮好时,宁有财已经把糯米也碾成了湿粉。

    宁芃芃上前捻了捻,对这碾的细度很是满意。

    不过,还是用细筛子仔细的再筛了一遍,那些还有些大颗没碾碎的,让宁有财继续碾。

    她把筛出来的那些米粉放在盆里,再把之前放置在井水中的豌豆黄给拿出来,把模具翻过来轻轻一磕,一块块带着福禄寿字样,四四方方的豌豆黄就出来了。

    这豌豆黄不黏也不酥,因为去了皮的缘故,所以入口便会有一种即将化了的感觉。

    再加上里面添了糖的缘故,细腻如丝滑,甜如蜜,再配合豌豆里的清香,让人回味无穷。

    宁芃芃仔细品尝了一块,勉强的点了点头,这初次做的,还算是合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