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承诺-《纨绔将军绕指柔》

    “阿娘!”

    看着急切的秦君昊,谢氏愣了一下勾了勾唇角,急忙说:“四郎,阿娘没事。”

    秦君昊进来便看见做在一起的阿娘和新妇,愣了一下轻喊:“阿娘?”

    “郎君,是清惠让君姑喊郎君回来的,刚得到消息,一个时辰前,宫里接到边关加急密报,密报内容还不清楚,接到密报后,当今解了东宫禁足,让太子太子妃过府贺护国公大婚之喜!”凌泓滢认真的看着秦君昊轻声解释道。

    秦君昊闻言眉头微皱眼神晦涩,思索了一下问:“消息传开了吗?”

    “应该没有,应该只有当今和贴身内侍知道,若是外族有异动,当今不敢让消息传开的,毕竟便是没有密报郎君你明日也要赶赴边关,而且秦家军伤亡过半,未必还有一战之力,但是秦家儿郎的名声威震天下,只是你明日赶赴边关的消息并未传开,若是此事为真,还请郎君做好准备,清惠会护好秦家还有太子妃。”

    凌泓滢的话让谢氏母子三人为之一振,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秦君清年纪还小不清楚凌泓滢承诺了什么,但是谢氏和秦君昊母子能不清楚这句承诺有多重吗!

    “郡主!”

    “郎君不必多言,我今日已经嫁入秦家就是秦家妇,这是我的责任,还请郎君此去多多保重自己!”凌泓滢自是知道自己承诺了什么,不论私情,只秦家男儿为了大晋为了百姓大多血撒沙场埋骨他乡,她做为被保护的一员,为了赤胆忠心的英雄护住家眷本也应该,更何况现在她现在已经嫁入秦家为秦家妇,护住秦家人本就是本分!

    定定的看了凌泓滢一眼,秦君昊后退一步对着她深深一揖到底,微微启口道:“君昊能娶郡主为妻,是君昊三生有幸,若是他朝苍天怜悯,与君相向转向卿,与君双栖共一生!”

    凌泓滢直接被秦君昊这话给惊了个七荤八素,直到谢氏轻咳一声才回过神来,微微垂首掩饰像是抹了胭脂一般的脸色,应该说不愧是名满东京的纨绔子吗?这般私密话也能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说给自己新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寻便东京怕是也没几个!

    “这混账小子,清惠,四郎他虽然年轻没经事,但向来说到做到,只是委屈你了。”

    谢氏的话让凌泓滢顿了顿,摇了摇头轻轻的说:“君姑,夫君既许清惠一生,那么清惠必将同甘共苦,生死相随,没什么好委屈的,只是东宫过府,我们是不是要先准备准备?”

    “不必,既然陛下没有明旨,我们就当不知道,君秋,就是太子妃贵为太子妃,那也是我们护国公府秦家的女郎,就当是出嫁的女郎回娘家,太子不太注重这些繁文缛节,对了,太子是堂兄,你与太子?”

    对上谢氏包含疑问的眼神,凌泓滢的心思转了转,温和的说:“兄长自来疼爱我们这些弟妹,只是现在东宫状况艰难,安王府守孝许久并不能帮衬什么,是我们这些做弟妹的没本事,反累兄长许多。”

    “关系好就好,今日本是你和四郎大婚的日子,倒是让这些俗事给搅和了。”

    看着谢氏叹气,凌泓滢有些好笑的说:“君姑,大礼已经完成,些许小事并不妨碍,君姑,清惠先回房了,等到东宫,我再来拜见。”

    “也好,你先回去歇息歇息,辛苦了。”谢氏一腔慈心的看着凌泓滢,有些爱怜的说道。

    对于谢氏的心思,凌泓滢看在眼里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微微俯身行礼后便回去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是真是假是人是鬼总会露出来的,再说,就秦家这家风她确实喜欢。

    待到秦君昊回房准备携新妇拜见太子太子妃的时候,看到新房里的新妇依然梳洗换上了孝服,一直冷硬的心思顿时柔软了几分,不管新妇这番作为是真心还是假意,能在他们大婚之日想到他还是父兄的孝期,这番心意他秦君昊愧领了。

    “夫君,是兄长和太子妃到了吗?”看着站在门口半响没有说话也没有走进来的秦君昊,凌泓滢当做没看见他愣神,出声问道。

    轻咳了一声,秦君昊温和的说:“是,太子和长姊到了,我来接你去见他们。”

    “好。”

    秦君昊等到凌泓滢走到身侧才领着她往外院前厅走去,刚想嘱咐她不需要紧张,便马上想到东宫太子是她堂兄,据说还是关系颇为不错的堂兄妹,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道:“长姊为人和善,对我疼爱颇多,你不要担心。”

    “我不担心,我虽与太子妃接触不多,但是印象中还记得太子妃很是温柔体贴,对我们姐弟暗中照拂过。”凌泓滢想了想记忆中的太子妃,看着秦君昊生硬的安慰,心中暖了暖轻声的说道。

    当年家中长辈接连病逝,她虽然有所准备,但是来自宫中的压制,她年纪还小撑不起安王府,幼弟那个时候更是一不知事的稚童,还是东宫兄长盯着当今的盛怒,给了安王府一份体面,太子妃更是暗地里颇多照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兄长的意思,但是太子妃的这一份情,安王府领了。

    听到凌泓滢的话,秦君昊也不在开口说话,两人默默无言的来到了外院,瞟了一眼防卫甚严的前院,凌泓滢面不改色的跟着秦君昊走进前厅,看着上座上坐着脸色有些憔悴的东宫太子凌泓辰,张了张嘴还没有叫出口先是红了眼眶。

    “滢儿!不怕有兄长在。”上座的凌泓辰看着一进门未言先红了眼眶的妹妹,忍不住心疼,当年皇叔去世的时候,他答应皇叔会照顾好妹妹的,皇叔知道他处境艰难,不要他关照安王府,只是让他照拂妹妹,说女儿家立世艰难不必儿郎,护妹妹平安无忧即可,可是他并没有做到,还是让皇父拿妹妹的婚姻做了筏子!

    虽然凌泓辰知道秦家男儿靠得住,也知道自己这个郎舅虽然年小无羁了一些,但不失为一个好夫婿,可他是武将是大晋威名赫赫的秦家儿郎,是要承继父兄走上沙场的未来“战神”,妹妹嫁给他,就注定了与平安无忧绝缘,是要时时刻刻担心夫婿马革裹尸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