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算了不装了-《穿书后我疯狂抱紧假男主大腿》

    第47章算了不装了

    望月坡。

    林子里的火已经熄灭了,山坡脚下浓烟滚滚,奇怪的是,这么大的浓烟,竟看不到一只魔兽往外逃命。

    这些魔兽都不怕火的?

    秦浮意从空间里掏出一张丝帕,遮住自己的口鼻,准备进去一探究竟。

    下一秒,她的肩膀被人按住了,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有毒。”

    秦浮意诧异回头,季渊居然一直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你没睡觉啊?”她有些疑惑。

    “你不也没睡觉?”季渊收回自己的手,看向望月坡,“这些浓烟里有毒。”

    秦浮意皱眉,“难怪我之前感觉有点奇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魔兽没往外逃,基本是被毒死了。”季渊捡了块干净的石头,丢进浓烟里。

    石头丢在地上,瞬间变成了黑色。

    由于烟太大,秦浮意没怎么注意,这会儿才发现,里面植物,石头基本都被熏成了诡异的黑色。

    “这毒烟要是弥漫到龙骨山脉其他地方,整个龙骨山脉都会变成地狱。”季渊认真道。

    秦浮意偏头看向他,俩人对视着,秦浮意眨了眨眼睛,“公孙长老进去了,他也是炼毒的,或许知道这种毒的解法。”

    季渊没有反驳她的话,“或许吧。但我们不能进去了。”

    就算她蒙着面,毒气也能进入她的身体!

    秦浮意挑了一下眉,把蒙脸的丝帕取了下来。

    “……”季渊看到她挂在脖子上的那只手,一点不受影响的动着,一时间有些傻眼。

    “你的手……”

    “啊……疼疼疼……”秦浮意立马变了脸色,不敢再动受伤的手了,“哈哈,你说这人真奇怪哈,只要不注意到,就会觉得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旦把注意力集中在受伤的地方,就会觉得疼得要命。”

    季渊:“……”就装吧,硬装!

    “没地方放了,给你吧。”本来想把丝帕收起来的秦浮意,这会儿装手废了,不方便收东西,她直接把丝帕塞进了季渊怀里。

    “你……”季渊愣了愣。

    看着手里的丝帕微微出神。

    他知不知道女儿家给男生送丝帕是什么意思?

    “秦浮意。”季渊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

    “哎!”秦浮意正在整理缠在手上的纱布,听到他喊自己,立马抬头应了一声。

    这一抬头,直接撞进季渊那双深邃的眸子中,他的表情意味不明,却带着一丝认真和严肃。

    秦浮意看得一愣一愣的。

    “怎么了吗?”她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没怎么。”季渊避开目光,紧紧地将丝帕攥进手心里。

    她现在已经明着向自己示爱了吗?

    光明正大给他塞丝帕,又作无辜状。

    有点胆子,但不多,

    他明白,女孩子比较害羞嘛。

    这么想着,季渊的脸也莫名的有些发烫。如果她不是原来的秦浮意,并且以后不会再与自己为敌的话,那他就勉为其难考虑一下她吧…

    他把秦浮意给他的丝帕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勉强当个定情信物,不能丢了。

    秦浮意奇怪地看了他好几眼,最终还是忍不住道:“你帮我换个药吧,之前河边洗漱打湿了。”

    “嗯。”季渊看起来有些害羞的点点头。

    秦浮意:“?”他在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季渊,你有点奇怪。”秦浮意直白道。

    季渊一边帮她手腕换着纱布,一边说,“没你奇怪。”

    居然对他一见钟情,没人比她更奇怪了!

    在季渊眼里,秦浮意就不是原来那个秦浮意。

    而她夺舍成功后,明知道原身秦浮意看他不爽,还要过来跟他产生交集,甚至有意讨好,这些不都是她对自己一见钟情的证明?

    如果她对自己没意思,在夺舍成功后,她完全可以无视自己,甚至是杀了他出气。

    可她夺舍之后,对他做的每一件事都非常让他出乎意料。

    所以最奇怪的人是她吧?

    秦浮意撇了撇嘴,总感觉季渊脑海里想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可她好像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不管怎么说,一会儿我还是打算进去看看。”秦浮意不再多想其他的,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觉得这场火会是蛊娘放的吗?”秦浮意问:“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放火烧掉那棵树,我觉得这里面还有阴谋。”

    “可我们进不去。”季渊说。

    “我有办法。”秦浮意微微勾唇,打了个响指。

    …

    季渊重新帮秦浮意包扎好手腕后,此时俩人脸上戴着哭悲门的面具,外面蒙着面纱,站在山坡脚下,看着望月坡深处。

    季渊:“……”

    秦浮意解释道:“之前从蛊人脸上扒下来的,你别害怕。”

    她之前杀蛊人的时候,随手扒了几个面具看看下面的脸长什么样,有没有认识的人,然后看着这些面具还挺顺眼,随手收藏了几个。

    季渊:“……”就是因为是从死人脸上扒的他才害怕啊!

    “你放心,他们能在这里生存那么久,说明这个面具肯定有一定的御毒能力,相信我。”

    她嘴上这么说,一只手艰难地从空间里掏出来一瓶解毒丹,掀开面罩,往自己嘴里倒了几颗。

    季渊:“……”

    “绝对有御毒能力,你相信……算了,不装了,给你两颗解毒丹,伸手!”

    本来还想省几颗丹药,毕竟他是男主,就算受伤中毒也不会死,完全没必要把这些东西浪费在他身上。

    不过终究还是自己良心过不去啊。

    季渊默默地朝她伸出手,接受了她的解毒丹。

    “我先跟你说好,那个蛊娘认识你,并且没有想要弄死你的打算,所以一会儿万一碰到她,我一定第一时间就跑。毕竟我刚才得罪她了,她也一定会杀我。你跟我不同,到时候我吸引她的注意力,让她追杀我,你去调查一下那棵树。”

    她已经算好了接下来的事情。

    “我觉得我们碰不到她。”季渊跟她有不同的想法。

    “为什么?”秦浮意看向他。

    季渊解释道:“放火烧树无非就是想毁尸灭迹,树底下那些蛊人尸体还有那个基地都是他们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如果不全部毁掉,早晚一天会被人扒出来。”

    (本章完)